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首頁 > 紋胎系列 > 藝術教育

藝術教育

評審感言-宋龍飛

宋龍飛先生  他是從海上飄來的一個人,原本不屬於這塊土地,但人算不如天算,中國大陸河山變色,使打算來台作短期考察陶業的他,滯留台灣長達五十餘年,也將他原始受北平陶瓷專科學校校長徐悲鴻先生委託到廣東石灣考察窯業的期望,化為泡影。他就是學有專精的吳讓農先生,沒想到在台灣竟落地生根,投身於教育推廣事業超過了半個世紀以上,使他名副其實的成為一位學者、教育家、陶藝家。縱觀國內擁有像吳讓農這般經歷的第一代陶藝家中,尚無人能出其右,他的成就貫穿了台灣整個的陶藝教育史,可說是無役不與,培養教育了無數陶藝與陶業人才,從國內到國外,從友邦到聯合國,都能看到吳讓農的化身,他是台灣現存的陶瓷教育家中,唯一行動始終如一的一位長者,細數他在教育上的貢獻,皆知他此番的得獎,當非僥倖,評者將牠的貢獻臚列於下,以供參考:

  1. 他是第一位將台灣陶瓷用品帶入彩色世界的人,1949年台灣省工礦公司陶業分公司北投廠,為了慶祝光復節的博覽會展出,邀請吳讓農製作了一些實用陶藝品參加展出,由於時間倉促,原料不足,他用鉻錫紅、鉻綠、鐵釉等做了一些花瓶、人像、檯燈、瓷印章等參展,這些紅紅綠綠的作品,確實給貧瘠的台灣陶藝界,帶來了好奇與讚賞,達到了教育的目的。
  2. 1951年前後,吳讓農開始在自己的作品上簽名或打上名號,不再仿冒大清或大明年號,使陶藝走向了現代;同時也不遺餘力地展開教學,設立陶藝教室,將較新的陶藝觀念介紹給學生,成為台灣「現代陶藝」發韌之嚆矢。
  3. 196l年前後,政府運用美援基金,撥款成立陶瓷訓練所,聘請國內外知名陶瓷名家至所任教,吳讓農先生即屬當時受聘教導陶瓷課程的師資之一。該所培訓出無數陶瓷精英,而成為眾所矚目的一所陶瓷精英班,為台灣日後的陶業發展奠立了穩固的基礎,這是吳讓農先生早期對台灣陶業最具體的貢獻之一。
  4. 1965年前後,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獲得美國哈佛燕京學杜補助,著手研究彩陶、黑陶及青銅器鑄模灌注復原計畫,聘請吳讓農先生擔任顧問,指導彩陶、黑陶的製作。吳讓農先生開始跨入學術研究的領域,直到經費用罄,而吳讓農指導的彩陶、黑陶製作也見到預期的成果。在這同時,他在國立藝專(即現在的國立台灣藝術學院)工藝科及師範大學工教系執教,教育無數英才,如揚名於國際的李茂宗、郭義文等,均屬其入室弟子。
  5. 1967年元月,吳讓農先生在其擔任國立歷史博物館研究委員的時候,首開台灣現代陶藝個展風氣之先,他在歷史博物館舉辦一項台灣前所未有的「陶藝個展」,目的在使國人知道如何改變對陶瓷藝術的狹窄觀念,讓社會認識如何從傳統陶瓷另闢一條現代而又不失民族性格的路。
  6. 天雨花1971年國立故宮博物院科技室成立之初。就聘請吳讓農先生擔任顧問,協助籌建科技室,從事古器物復原研究。科技室從無到有,從無知摸索階段到有為的研究階段,吳讓農奉獻了不少心力。
  7. 1973年前後,吳讓農奉派赴非洲史瓦濟蘭王國,從事手工藝技術援助,教導當地土蕃族如何提升陶器之品質。陪同前往的尚有他的學生張崑等人,身在異域推展陶器改良,工作備極艱辛,為國家拓展外交事業寫下了新的一章。
  8. 2004年9月中旬,年屆八十歲已退休的吳讓農教授,本可在他的埔里「牛眠山莊」頤享天年,但他不服輸的個性,使他不顧自己的體力能否承擔,開始努力創作,並隨著年輕人長途跋涉到大陸福建省去考察嚮往已久的古窯址,如建窯、德化窯、遇林亭窯以及唐代的將口窯遺址,汽車之顛簸,往回千里的行程縱走了福建全境,年輕人都自嘆體力弗如,但吳教授卻安然走完全程,他這種「寧與燕雀翔,不隨黃鵠飛」的心境,目的無它,祇是為解開心中的對古窯遺址的疑團,同時也為「作到老 ,行到老」這句話下了一個註解,他以自身為教育作實驗,其精神是令人可欽的。
  9. 縱觀吳讓農先生的一生事功,主要的是為這塊上地上的陶瓷教育投注了一甲子以上的心力,他從鶯歌初中到國立藝專進而國立師範大學任教,不僅發揮了良師的美德,並為台灣培養了數以千計的陶瓷人才,在推廣教育方面都有其可圈可點的成就。此次,他以高票當選成為台北陶藝成就獎之得獎人,實屬名至實歸,他所從事的每一件事都為台灣豎立了典範,也成為後世學子的楷模,他之脫穎而出,是必然的也是理所當然的,評審者為其喝采,並致上最高之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