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首頁 > 回顧陶藝 > 多雙肩膀

多雙肩膀

台灣陶藝的先驅者一吳讓農

作者: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研究所碩士 陳新上

 

  吳讓農教授是臺灣陶藝界輩分最高的前輩之一,無論在陶瓷業界、學術界、以及陶藝界都有重大的成就與影響力,是臺灣陶藝發展的先驅人物。

 

身世

乳白縮釉小碗、粉綠縮釉小碗、鐵棕縮釉小碗  吳讓農教授出身書香世家。父親吳恆瓚早年縱橫軍旅,曾經官拜師長。早年家庭環境富裕,家中收藏許多字畫古董。四十多歲時從軍旅退出,從南京到上海住了一年多之後,輾轉遷到北京定居。

  吳讓農在南京出生,三、四歲上小學以前住在天津。他家裡兄弟姐妹十人,自己排行第十。小學就讀北平「絨線胡同小學」,初中和高中都是就讀當時的「北平市立第一中學」。這是一所很古老的學校,前身是「八旗子弟學校」,是清朝最早的貴族子弟學校。

  少年時代的吳讓農懵懵懂懂的,不識愁滋味。進入中學之後,才開始感覺到生活的困境。當時正值中日戰爭時期,當時市面上的物資極度匱乏,物價飛漲,生活必需品賣得離譜。相反的,本來被認為很值錢的珍寶如今都變得一文不值,都沒有人要。在亂世吃的東西最貴,麵粉貴得嚇人,蘿蔔和白菜都是搶手貨。什麼古瓷瓶,什麼老字畫,沾了醬油又不能吃,沒有人要。由於世局的轉變,導致家道中衰。在無計可施之下,只好靠賣家當來過日子。缺了錢,軌把古玩字畫拿出來賣。賣家當的日子不好過。開始時先把容易脫手的東西賣掉,賣地或賣什麼古玩的,還有人買。等到以後就不成了,可變賣的東西越來越少,而能換到的價錢也越來越少以前從南方裝到箱子裡面去的古董,還有一些從來沒有打開過的木箱,現在都一個一個打開了。父親高興的時候,還會跟他講解每件古董的來龍去脈,細說從前。可是說著,說著,一有機會就把這些珍貴的古玩賣掉了。吳讓農最難過的是到最後人家來買一批古董,用木頭的板車鋪上棉被,古瓷拖構著倒放。放完了一層,再鋪棉被。再倒著,再放一層。放了兩三層,一個車子拉出去兩再多件古董。沒有法子,家媮晹釣獄穧h人,吃飯要緊。那時候吳讓農雖然是年紀還小,生活的壓力卻已經感覺到了。他很感慨地說:「人走運要走『梯子運』。本來人很窮苦,可是一步好一步,今年比去年好,明年又會比今年更好,總會心裡很高興。最怕的是走『跟頭運』。往上面爬,爬,爬到最高點,咚,一下子摔下來。這個打擊太大了。」

 

求學

  民國三十四年正值抗戰最末期,吳讓農在三哥吳讓賓的建議下,投考當時的北平藝專陶瓷科。入學考試還是日本人主持的,等到放榜的時候,已經是抗戰勝利了。勝利以後,政府把北平所有的專科學校都改成了臨時大學,國立北平藝專被編為第八分班。剛勝利之初,一切都還沒有上軌道,人心惶惶的,誰都不知道自己明年上學的時候情況會變得怎樣。第一年在馬馬虎虎的情況下度過,沒有好好上課。第二年,徐悲鴻擔任校長,大家才安定下來,正常地上課。

  然而勝利才不久,到處在鬧學潮,藝專的學生也要罷課。當時在學的吳讓農最不主張罷課,因為他覺得自己上學的機會不多了。藝專的學業只有三年,第一年已經是馬馬虎虎上課,算是報銷掉了。經過家道中落痛苦經驗的吳讓農進入藝專之後,生活壓力的夢魘始終盤縈在他的心中,揮之不去。「我到了這兒來,就要學一點東西。如果我現在不學的話,就會兩手空空,什麼都抓不住,以後沒有我的機會。以後生活上我能夠拿多大的碗,就看我自己。所以在學校的時候,我不主張他們罷課。」吳讓農說。所以他在學校表現得非常傑出,在藝專二年級的成績單上,所有的總許是九十幾分。在學校裡面是大家公認的特出學生,校長徐悲鴻也因此非常器重他。

 

進入工礦公司

青綠金黃流釉小碗  吳讓農於民國三十七年從國立北平藝專陶瓷科畢業。由於徐悲鴻的賞識,決定栽培他,希望他到廣東石灣去學歷練陶瓷技術,將來好回到學校擔任教職。臨走的時候,校長告訴他:日本人在臺灣統治了五十年,那裡許多設備都可能是很現代的,可以去看看。所以吳讓農在三十七年七月畢業,就離開了北平,經過上海,八月到臺灣,進入「臺灣省工礦公司陶業分公司北投陶瓷耐火器材廠」。從此正式開始了他一生的陶業生涯。

  進入工礦公司時,他還是學校的助理。當時的總統府在戰爭期間遭受破壞後,剛剛修整完成,而省政府也要展現臺灣光復三年來復興建設的成果,所以在三十七年光復節時盛大舉辦「臺灣省博覽會」,以示慶祝。陶業分公司奉命參加展覽,這件參展的準備工作就落在初生之犢的吳讓農身上。

  當時吳讓農只能利用工廠裡現成的材料做出鉻錫紅、鎔綠、鈷藍,鐵褐、黑色等幾個顏色,而其成果卻在工廠中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吳讓農把這些新試的色料應用在陶瓷印章、花瓶、人像、檯橙、書檔等作品,安排於工礦館展出。這是吳讓農在臺灣初試鶯聲。

  這次的表現讓總經理汪中很滿意,因此希望吳讓農能夠留在工廠裡服務。吳讓農因為當時還是藝專的助理,而在學校裡徐校長待他很恩厚,他認為學校派他出來外面歷練,就這樣中途離開工作崗位,實在有欠厚道,所以對於總經理的好意加以婉謝。此後他仍然繼續在工礦公司工作一段時間。到了當年十二月,局勢逆轉,北平圍城,學校的後援中斷。當時他既回不了北平,也不敢繼續再往廣東方面走,只好向廠方表示願意暫時留在公司。於是從民國三十七年十二月起,地出學校實習助理的身份,轉而成為工廠裡的助理工程師,真正在臺灣落腳定居。

  在工廠他主要的工作,一個是在石膏房,設計與開發特種訂單的模具;另一個任務是計劃試做抽水馬桶。早期的陶質便器是蹲式的,不會沖水。後來在火車上使用一種拉長形的直桶式便器,就可以沖水,但是還沒有現代的抽水馬桶。當時陶業分公司接受上海人周炳南的訂貨,研製抽水馬桶。在此之前,陶業分公司並沒有製作這種新產品的經驗,這個任務就由吳讓農負責研究、設計與開發。他領導一個四人的工作小組積極工作,他們利用客戶帶來的樣品仔細加以研究,開模試製,經過許多失敗和挫折之後,終於克服困難,於民國三十九年底,西式馬桶於工礦公司燒製成功,新產品得以問世。新式馬桶開發成功之後,為工礦公司帶來了大筆利潤。不久,工礦公司一些技術人員也紛紛離開,利用所得的技術在外面自立門戶,使馬桶的製作技術向外傳播。這是吳讓農最得意的成就之一,也是他對臺灣陶業的重要貢獻之一。

  吳讓農在工廠裡面的工作屬於領導幹部性質,工廠有事或在製作過程中出了問題就很忙,平常沒有事情的時候,倒就很清閒。早期藝專學習的經驗,使他清閒的時候地想玩一玩陶藝,自己做點東西。那時候工廠有一個維修工廠,專門在修護機器設備。吳讓農就請他們仿照北方石頭面的轆轤,在工廠裡面用水泥做了一個用手握木棒撥動的轆轤。有了轆轤之後,他就常常利用時間拉一拉坯,做一些小陶藝品,擺在窯爐裡面燒。有時也用鑄漿法製作一些花瓶,墳上黑釉,然後用刀子加以刻畫,把黑釉剔除,刮出黑白分明的裝飾圖案,頗有磁州窯剔花的風格。在他成立「永生工藝社」之後,繼續使用這種裝飾技法從事陶瓷彩繪創作,成為臺灣最早利用這種裝飾技法於陶藝的先例。

 

創立永生工藝社

陶板壁飾  吳讓農在工礦公司工作六年半之後,接受同事許占山的邀請,離開公司到士林的社子淡水河邊一塊二百坪的土地上共同創設「永生工藝社」,兩人各就所長從事藝術陶瓷的製作。許占山擅長做石膏模,就以石膏模鑄漿法生產;另外設置一部用水泥做的轆轤,由吳讓農以垃坯法製作陶藝。這段期間有幾個杭州藝專出身的畫家廖未林、席德進和林元慎等人到工廠來,以陶瓷作為媒材,以繪畫為手法,人物山水為內容,從事創作。延續著以前吳讓農在工礦公司期間的剔花技法,在黑釉上以刀具加以刻畫。

  這樣的藝術創作,產生了宋代磁州窯黑花的裝飾效果,而其內容則有人物、山水和風景等,而以取材自漢代石刻的車馬入物為最多。這些畫家在創作時,不但要把握陶瓷的特質,也要兼顧繪畫的表現,在傳統的形制與裝飾技法上,融入現代繪畫的表現,便陶瓷工藝提高了藝術的成分。這些畫家在創作時,充分考慮坯體形制與繪畫內容的統一問題,使這些作品產生了很強烈的設計味道。長久以來工藝設計上形式與內容調和的問題,在這裡得到了初步的實證。這和傳統的陶瓷彩繪是由畫工執筆的慣例完全不同,陶瓷和繪畫的結合,打開了臺灣陶瓷走向藝術化的道路。由於先民樸實的生活習慣,早期臺灣的陶業絕大部分都是實用的日用粗陶器,坯體上很少刻意地加以裝飾。從「永生」這個草創期開始,由於知識份子和專業畫家的參與,使臺灣陶瓷逐漸走向藝術表現的道路,後起之秀也逐漸把眼光轉向如何利用陶瓷為媒材,從事藝術創作。

  在「永生工藝社」八個月之後,由於資金周轉發生困難,使吳讓農在生活上發生了問題。在不得已的情況之下,只好和許占山分手,終止了這段兩人共同創業的歲月。

 

進入師大工教系

  離開「永生工藝社」之後,吳讓農轉而到臺灣陶瓷王國的鶯歌去謀求發展。他到了鶯歌之後,剛好鶯歌中學美術教員出缺。校長宋金印因為吳讓農具有藝專學歷,符合美術教師的資格,便請他到鶯歌中學擔作美術教師。民國四十三年八月吳讓農離開「永生工藝社」,到鶯歌當了中學教師之後,生活才安定下來。

  民國四十五年鶯歌中學參加全國工藝展覽,宋校長要吳讓農把以前做過的作品拿去參展。他參展的作品引起了當時師大工業教育系主任顧柏岩的賞識,於是在四十六年二月聘請他到工教系擔任講師的教職。以一個專科學校畢業資格擔任大學教職,後來又在研究所任課,這在重視學歷的國內教育環境下,算是異數,情形很特殊。不過環顧當時國內的高等學府,真正大專科班出身陶瓷教師似乎也只有吳讓農一人而已。他也是臺灣大專院校中正式以陶瓷專業教授陶瓷課程的第一人。從此以後,臺灣的大專院校才開始正規地培養出陶瓷界的人才。

 

走向現代陶藝

七十回顧陶藝展  吳讓農在民國五十五年代表我國首次參加意大利華恩和市國際陶藝展,成為國內參展的第一人。

  以後並多次參加國際著名的陶藝展覽,都深獲好評。從此以後,吳讓農在陶藝上的成就,逐漸受到藝文界的重視。許多社會名流,駐華使節夫人等,紛紛向吳讓農學習陶藝,奠定了他在陶藝上的領導地位。

  民國五十六年一月二十日起吳讓農在臺北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行第一次陶藝個展,展出作品一百多件,首開國內陶藝創作風氣之先。時隔五年之後,民國六十一年二月五日他又在同一地點舉行第二次陶藝個展,展出作品一百五十多件。同時在現場示範手拉坯製陶技術,吸引了許多好奇的民眾、學生、藝術家和學者圍觀,神乎其技的手法獲得了在場觀眾的讚嘆。這兩次的展覽的影響力相當大,在當時造成藝術界的震撼。除了使社會大眾對陶瓷有了深刻的了解之外,最重要的是,在此之前藝術界人士對所謂的「陶藝」並沒有什麼概念;經過這兩次展覽之後,大家才對陶藝有了比較具體的定義。

  由於吳讓農的陶藝展,使國人原來認為只有書畫和雕塑才可以稱為藝術,才可以在博物館或美術館展覽的觀念改變,如今陶藝也登上了歷史博物館的展覽櫃公開陳列。這使陶藝確立了在藝術界的地位,並使陶藝成了新興的藝術創作媒材。從此以後,臺灣學習陶藝的人口漸漸增加,蔚為風潮。許多藝術家紛紛投入陶藝創作的行列,各式各樣的陶藝展在各個畫廊舉辦,使國內的陶藝蓬勃發展起來,吳讓農成為首開風氣之先的領導人物。在此之前,臺灣實在沒有什麼陶藝可言。把陶藝當作純粹藝術創作也是從吳讓農開始的。

  臺灣現代陶藝的發展從民國五十六年初吳讓農的陶藝展開始,到現在八十六年初為止,恰好有三十年的歷史。這三十年中,現代陶藝變化很大,其發展大致經過手拉坯創作期、徒手成形創作期和綜合媒材創作期等三個階段。經過吳讓農的陶藝展之後,形成了第一個階段的手拉坯創作時期。當時的藝文界對機械文明的泛濫極度反感,把模型鑄漿法和鏇胚法量產的產品視同印刷品,排除在陶藝的範疇之外。認為那是沒有生命,沒有人性的產品,不配成為藝術品。同時,對於徒手成形,尤其是抽象造形的作品還不能接受,認為那是出自不成熟、根基不夠紮實的人欺世盜名的行為。當時的藝文界對陶藝形成了一種定義:所謂的「陶藝」第一個定義就是指的就是用手拉坯成形的作品。陶藝一定要由人動手,用手工去完成的。第二個定義是陶藝作品必然是單件的,不能做兩件同樣的作品。這是對機械生產,灌模子那種方式的一種反彈,因為灌模子就像是印刷一樣,不能算是藝術創作。第三個條件是要留下手工的痕跡。在以前做手拉坯時,要把坯體上手工的痕跡修掉,使坯體表面光光滑滑的。到那時候為了表達對人性的關懷,軌認為這種過度修飾做法是多餘的,是錯誤的,而主張要把手工的痕跡留下來,保留了人性的價值。這是當時很普遍的看法。那時候大家紛紛要學陶藝,要學什麼呢?就是要學手拉坯。但今天不一樣,今天要學陶藝的人,不一定要學手拉坯。這就是觀念上的一個大改變。吳讓農的作品成為第一代以手拉坯為創作手法的典型代表。

 

客美親

陶板壁飾  在陶藝創作的審美觀方面,吳讓農認為,由於每個人的生活背景不同,所以對美的感受就不會相同。美感有點像是人們的口味。有的人愛吃辣椒,是因為辣椒辣:有人討厭辣椒,也同樣是因為辣椒辣。同樣是辣味的食物,各人因為環境背景不同,就有完全不同的喜好,這跟各人對美的感受是同樣的道理。你所感到美的事物,並不是所有的人感覺都一樣。

  吳讓農生長在北平比較傳統的家庭,從小接觸的就是北平的那許多中國古老的文化。可是他在藝專求學時,又接觸到比較開放的觀念。這種新舊交集的環境使他左面對傳統和現代的十字路口上,必須知道何去何從。由於吳讓農的作品造形比較傳統 ,所以有人批評牠的作品是仿古。對此,他深不以為然。他常說:「我的作品並非仿古,它們是具有現代性的中國陶瓷。我重視現代技術,因為我是現代人;至於我的作品有中國古陶藝的氣質,則更因為我是中國人。」所以牠的陶藝常常是站在傳統的基礎上去追求現代的表現。

  他認為藝術是藝術家發自內心,透過專業技術的雙手表達出來的行為。藝術品是藝術家表現自已感情的媒介,缺乏真實感情的作品不能稱為藝術作品。藝術沒有古老不古老的問題,只有真實與不真實的問題。古老的東西不是過去。古老的衣服如果我們穿得很舒服,一樣可以照穿不誤。梅瓶的時代沒有過去,好的東西沒有時間性。如果我們對於傳統的事物有一份很真實而深厚的感情,一樣可以去做,並且樂在其中。他嚴厲批評有些人的作品不「真實」。他認為藝術作品應該出自藝術家內心深處的感情,而以雙手形之於媒材。藝術家的感情除了自己以外,別人無從探知。藝術的情感除了藝術家的雙手之外,別人無從加以表現,所以藝術品不能假手他人。沒有自己感情,不是出自自己雙手的作品,並沒有藝術價值可言。這就是藝術「真實」的問題。

  吳讓農的陶藝就是在這種審美觀下行創作的。由於他沈緬於傳統的陶瓷世界,所以他以轆轤為主要造形技法,做出造形簡練的花瓶、陶罐和陶盤。這樣的造形充滿著傳統的風格,充分地滿足了他對故國文化的情懷。在釉藥方面,他力求宋代鈞窯沈穩內斂而又多變的風格,以及唐三彩因為流釉而產生的動態效果。在他的作品上經常可以看到這兩種釉面風格與效果。這是位身為中國人熱愛傳統的一面。

  然而吳讓農也是勇於創新,勇於突破的人。他的陶藝作品常常使用無光釉,這和傳統陶瓷使用光亮釉的習慣大不相同。由於他的嘗試成功,使得無光釉成為後來陶藝創作上常用的表現方式。此外,跳釉原為陶瓷釉藥很嚴重的缺點,而吳讓農卻很成功地加以利用,化腐朽為神奇地表現在他的作品上,成為他陶藝作品的主要風格之一。由於他的勇於突破傳統的窠臼,使他的作品又充滿著現代感,這種突破在當時也是陶藝的前衛之風。他在釉藥上這種大膽的作風,給後輩的陶藝家很大的啟示,使他們對陶藝採取更開放的創作態度。這是他身為現代人勇於創新的一面。

 

結語

吳讓農夫婦  臺灣陶瓷發展在光復之後受到中國大陸、日本和歐美三方面的影響很大。就中國傳統的影響方面,光復之後,大陸人士也帶來了比較現代而有系統的相關知識與技術,吳讓農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無論在成形技術和釉藥技術方面,他都做了重要的貢獻。而在現代陶藝方面,他更是首開風氣之先,把陶瓷從一般的日用器具提升為進入藝術殿堂的瑰寶,形成後來藝術創作的主流之一。在傳統和現代兩難的抉擇方面,他以真誠的態度,演示了兼顧保守與創新的可行之道,給予陶藝界重要的啟示。吳讓農實為臺灣陶藝的先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