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王灝藝文大雜院>文化工寮>詩情王灝文學作品集

文學駐館 詩情遠傳

埔裡是一個人文薈萃、藝文鼎盛的鄉鎮,藝術創作的人才特多獨盛,所以曾經有人開玩笑的說,埔裡的特產除了紹興酒、甘蔗、茭白筍等之外,應該增列一項藝術家,把藝術家也列為埔裡的特產之一。

 

 

 

鄉情請 - 埔裡華采

獻給故鄉的歌詩
每到春天
我們便可以聽到花開的聲音
從眉溪岸
一路傳誦
從晚冬的時節
從梅花素白的心蕊深處
飄送而出的一句句
花的呼聲
飽含著喜悅
滿溢著燦麗
站在一莖莖蒼古的枝幹上
迎向埔裡晚冬的山野
一聲接著一聲錯落有緻
唱出歲月的華采
唱向慢慢燦爛起來的春天
而在山谿的深處
水依舊瀅瀅流著
雖然遠處合歡山的暟暟白雪
依舊堅持著晚冬的雪白
雖然山上谷澗的水
依舊堅持做一個深山裡行遊的人
但山城的水依舊匯注而下
從眉溪一路蜿蜒
從耶馬溪一路潺湲
然後在埔裡的土地上交會
交會成大地的花采與斑斕
流過 埔裡水
曾經是千年不變的清瀅
曾經是百代不變的深澈
它更曾經是萬世不移的深情
帶給山城土地不盡的豐美

故鄉的景緻
確實是無限的優美
故鄉的水確實是十分甘甜
故鄉的花朵更加是日日開
每到故鄉花開的時
我們攏忍不住想要來唸歌詩
唸出春天鳥隻的叫啼
唸出秋夜月色的柔綿
鳥隻的叫啼和月色的柔綿
攏是我們要向你表達的心意
手抱月琴一支
輕輕來彈落去
無論是廟埕邊
或者是古厝的簷墘
阮想要來向你訴心語
不管是先民開發的悲或喜
不管是歷史的意義
攏是尚好的故鄉的歌詩
給阮時常來唸起
給阮時常來夢見
阮夢見南烘溪邊
愛蘭台地的崁墘
大馬璘的先民
佇遐在掠魚
昨夜的夢中
阮又擱來夢起二、三千年前的埔裡

穿越歷史的煙塵
愛蘭台地猶然佇立
看盡山城的日昇日落
看遍每一季繁花的開落
醒靈寺的晨鐘或者暮鼓
也依然日日傳誦著鏗鏘而清明的聲韻
那飛簷的廟脊依然古樸典麗
那牌樓前的石獅子
也依然古樸而沈靜
曾經是吳光亮府衙前的守護者
這對石獅子
見証過埔裡的開發
見証過山城歲月的流轉
一如愛蘭台地
曾經面對著兩岸的人來人往
而來來往往的不只是人
來來往往的還有歷史的足跡
這台地歷史曾經走過
遠古的先民曾經住過
他們曾經在這裡耕墾漁獵
巴宰族人曾經在這裡生息
那阿煙的祖靈歌
曾經是很多人傳唱的鄉韻
曾經是這部落最美的聲音
每到平埔族的過年時節
走標者如飛的雙腳.
更曾伴隨著標旗的飄揚
跑過每一莊每一戶
今日
那老教堂的聖歌
依舊翻飛如蝶
而長老們曾經告訴過我們
這個村落曾經有過的遠古風采
曾經有過的歌韻
而這一切都已經成為了歷史的煙塵

每到下晡的時
公園的樹仔邊
攏有人在行棋
有人行兵有人抽車
有人開講談古早的代誌
古早古早鹿港擔埔社
有人擔鹽有人擔魚
千里迢迢入埔裡
草鞋墩破草鞋墩到滿滿是
現此時
西門的土地公廟仔邊
有人在搬布袋戲
他們搬的也是古早的一齣戲
戲班的鑼鼓聲響起
戲棚頂的戲齣真正趣味
廟前有人在賣烘甘藷
有人削甘蔗在做生意
攤仔邊
甘蔗一枝擱一枝
一枝比一枝卡甜
這是故鄉的神明生
香火旺盛鬧熱無比
八德路口燈火也漸漸在閃爍
夜市仔馬上要開市
山鄉的野味
紹興的酒味
擱有埔裡的人情給你食水也會甜

眉溪的水依舊流日夜
澆灌著埔裡的繁花
順著河岸一路開放
每一塊花圃
都是山鄉人們織編成的一塊塊錦繡
每一朵花的? 紫或嫣紅
更都是盆地最燦爛的心情
而護守在四週的山
看不盡歲月的更迭
它依舊用那不變的青鮮
開展在土地上
開展成埔裡最美麗的屏風
歲歲年年朝暉或者夕陰
在它身上幻化著萬種風姿
在它身上蘊生著千般麗采
更幻化蘊生著盆地的山清水秀
以及景物豐華

若是要走揣真正的土味
你就要來阮埔裡
若是要來阮埔裡
你就要揀花開的時
田園山景好景緻
飛過山邊
飛過溪仔墘
你可以看到一陣一陣的白鴒鷥
素白的形影飛過藍色的天
若是要讀詩
你就要來阮埔裡
赤崁頂苦棟仔花開佇結籽
牛睏山的北管鑼鼓聲聲響起
這攏是一首詩
一首阮故鄉的詩
埔裡人的詩
親像甘蔗的甜
親像花開的氣味
水蛙窪先民的遺址
鳥踏坑蝴蝶的綵衣
這也攏是埔裡人一首一首的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