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小童的土想世界>壼裡乾坤

聯合報報導

小童壼理壼圖很本土

且把道理壼上訴,再將圖像並製壼,
茶壼壼理又壼圖,小童卻是不糊塗。

文/邱德宏

 
 

人終究是在尋求生活的定位,而童寶呈卻以「小童」之名在戲稱「土水業」的製壼領域中,找到了生命的定位,耕耘了十多年之久。殊不知,原是獸醫的他,卻能在「隔行如隔山」的禁忌中,於一九八五年時毅然地棄醫而為壼手後,在毫不相干的天地裡,竟也能佔有一席之地,這倒也是另一種「懸「壼」濟世」的體現吧!

 

一九八一年時,童寶呈開始從事他的獸醫工作,也不知怎麼搞的,在一九八四年左右,他突然為醫治狗、貓等動物的工作感到疑惑,想著想著便自喃自語的說著:「行醫多年,這些阿貓、阿狗連一聲謝謝都不會說,到頭來,我到底做了什麼?又留下了什麼,如果做茶壼,至少在幾百、幾千年的某一天,有人從地底下控掘而出刻有小童字款的茶壼時,我已留下了什麼。」因此,本來就喜歡喝茶的他,就在一九八五年時,卸下了行醫的本業,賣起了茶葉,成立了「半隱陶藝工作室」。另一方面,也由於小童向來就心繫故里,所以便從台中回到南投埔里,尋回落葉歸根的歸屬感。

 

 
 

對於茶葉相當熟悉的他,認為茶壼是茶藝的周邊事業,也唯有茶藝興盛,茶壼也才能備受關愛,而他謙虛的說:他的茶壼當初之所以能夠倖存,也因為當時正好是中部地區茶藝勃興之時。同時,他更笑著說:「剛開始手拉坯製壼時,由於本身是「自摸自學」的,根本未曾拜師學藝過,有一次,有一位先生看到他的茶壼,興致高昂的拿著作品去「同好」那兒說道:你看!你看!我們埔里也有這麼一位捏壼的創作者耶!誰知,說時遲那時快,放在茶盤上的這把茶壼,竟在拿起時,卻只有手把跟著上,其餘的壼身竟服貼著茶盤,就這樣眼睜睜的....」雖然如此,小童的不斷摸索與修練,使他今日能夠成就「我壼一擺眾壼中,眼見便知小童也」的境界,他的「壼理壼圖」總是能夠讓人一瞧就知誰作的而且「本土」的讓人親切不已,也真可謂「拙」然出眾啊!

 

 
 

小童製壼向來不以拉坯取勝,其作品的特色在於能夠將字與圖並刻於壼身,道地的臺灣味,在地的捏壼手,使得他的作品具有相當濃郁的臺灣鄉土情感,壼身的好字好圖已取代了拉坯的好壞與否,不時為人所深深吸引,而最令小童自豪的,他所捏的茶壼,雖然不如專業的拉坯手般的面面俱倒,但其壼嘴卻能夠掌握到「七寸出水不打浪」,而一般的茶壼也只不過是三寸而已。再者,小童又說:舉凡突梯的批判如「越是衣冠楚楚的社會,就越會有人不辭辛勞地想去看脫衣舞表演,此事令人頗為詭之」、幽默的諷頌如「閒閒罔泡茶卡贏沒閒好泡茶」「呷瓢仔配菜瓜卡昧衰」、正色的勸懲如「踮厝強欲沒碗捧,出門驚死人」(此告誡人不要打腫臉充胖子)、無奈的感喟若「我對社會的貢獻不會太多,這不是我謙虛,而是我的觀察力滿不錯」、粗魯的訐譙似「你娘卡好,我一直真奇怪是按怎你娘會卡好,照講阮娘卡好啊」等等不一而足的題材,都是茶壼上所要表達的,且刻上這些臺灣俗諺、勸世語、禪意、茶道,甚至是三國演義的字句圖案,不但是賦予了茶壼本土的文化,更希望透過這種表現方式,營造出人們更多的思想討論空間,以彰顯茶壼本土文化的多樣性。

 

十多年當壼手的歲月,小童將內心的沈思做了最徹底的抒發,而這些心靈深處的感悟,似乎也藉由融合茶壼的整體表現,完整的攤在世人面前,在不可知的未來,這些抒發與感悟是否亦能觸動人們的心扉而再度獲得迴響,這將是本土文化生命力所企盼發酵的,也許,這樣的「懸「壼」濟世」比行醫來得更具歷史性,也更具多面性,但不管怎樣,在樸素藝術的紀錄中必定少不了小童這樣一位壼理壼圖也能很本土的藝術創作者。

 

摘自:中華八十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星期一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