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小童的土想世界>壺言壺語

說壺說禪說小童

 

三角貓的獨白

 

 
【古之明訓-拾富圖】
【鐘進士圖】
【臥龍先生圖】
【孔明先生】
【德山與臨濟圖】
 

  寫自傳是件挺麻煩的事,但又不得不寫,像是個被迫交作業的小孩。
一路走來,到了「就澀卓粒」(台諺:上了四十"就無法捏也)的年紀,還不是仍和土水為伍,入窯,士窯……。


  回首前塵,負笈台北讀高中,回來台中唸大學,到了十多年前,決定出獸醫而為壺手,落葉歸根似地回到家鄉埔里。在別人的眼裡或許像一段傳奇,其實,天曉得還不是那四個字一生活所逼。

  其實,由獸醫而壺手也非全無脈絡可循。本來就喜歡喝茶,趁著還剩幾隻未死的藝術細胞,敢化衝動為行動,親制其具,就像聖經所云;事情就這樣成了。當中難免也遇到不少艱辛。「老師早恐(台諺,謂受教誨無多也)還算好,咱是連老師都沒有。「無師自通」被證明是可行的,只是條件要T有書自摸」(自己查閱摸索)。結果,所謂艱辛的事正是;若有老師,三兩句一點就適者,咱要花三年,忽然自悟。畢竟是有所得吧,這樣的人生行路,也就沒什麼好怨嘆。

  也許是這種「東邪西毒」的功夫,造就了小童壺一眼就可認出的造型,拙然成趣,台諺有去:「豬沒肥,肥到狗。」或此.之謂。而若說小童壺的特色,傳該是刻在茶壺上頭的字句吧:突梯的批判,幽默的諷頌,正色的勸懲,無奈的感喟,乃至粗魯的評譙,不一而足,想到就刻。「取寵」的心斷然是沒有的,但「譁眾」的事十年不絕。

  展覽是現醜的事,在台中市文化中心辦這一場,是以一種「醜媳婦見公婆」的心情,期待觀者的批評指導。或許您宅心仁厚,不忍敦正,也希望能帶給您一份平淡而微哂的心思。走出陳列室輕輕地「ㄨ」一聲,然後說:「世間人真是萬百種,也有這
款人舞這款代。」

 

一九九七年四月壺展前夕小童囈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