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小童的土想世界>半百小童

小童簡介

 

 
 

1. 童寶呈,他們呼我叫小童,後來就以此自稱。

台灣省南投縣埔里人。

1956 年生,在此 11 年前台灣光復, 7 年前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

我的祖先從福建泉州過黑水溝來台灣,或許可以遠溯到明鄭,他們在台中沙鹿登陸定居。後來有的遷徙到埔里,在埔里至少有六世。所以叫我一聲老埔里一點也不為過。

我的祖父排行老三,日據時代在埔里市街開冰店,他的一個兄弟﹝老五﹞是醫生,擺明了就在印證那句老台灣諺語-第一的做醫生,第二的結枝仔冰。

我在家鄉唸小學和國中,覺得書讀的還不錯,這是因為在鄉下競逐的對手少。我高中負笈台北,大學聯考選的是丙組﹝醫農科系﹞這是有家族壓力的-我的曾祖父是漢醫,五叔公是西醫,另外有個堂叔,目前還在埔里開診所。

 

2. 中興大學獸醫系( 1974 ─ 1979 )-我考上了“醫科”,只是醫的不是人,而是動物。先嚴在我聯考前一個月驟然辭世,中落的家道再加上留了一些債務,所以我也沒有重考,就將就唸完了獸醫系,我不知道這樣子是否即台灣諺語所謂-沒魚,蝦也好。

 

 
 

3. 服兵役( 1979 - 1981 )-我得“金馬獎”就是一下部隊就在金門,且直到退伍才能回台灣。他們說這是抽籤的時候沒有去洗手的原故!?

我是預備軍官 29 期,在所謂金門前線的 117 重裝師裡擔任一個野戰步兵營的軍醫官兼衛生排長,有一間小小的醫務所,替兄弟們看看感冒和肚子疼的小病,當地的老百姓有時候也會跑來要一些胃藥或維他命吃。

忽然回憶起一個很好笑的場景─在中山室裡,定期地,大家正輪流著理髮。負責理髮的士兵啞然失笑道:「真諷刺,當兵前我是個雕刻師父,現在卻在這裡跟人家剃頭。」另有一個士兵接著說:「那有什麼,當兵前我在一家畜牧場,負責為飼料給豬吃,現在當兵被派在伙房。」許多人聽了都在笑。值星官的我忍不住說:「你們聽著,我是你們排長,你們的軍醫官,但你們大概不曉得,我是中興大學獸醫系畢業的。」

 

 
 

4. 行「醫」( 1981 - 1984 )-退伍後,當時中興大學附設家畜醫院需要一個小動物方面的獸醫缺,剛好我就填補了上去。為阿貓阿狗看病兩三年,老實說,並沒有多大的成就感。此外,我遇到了其他的獸醫師可能不會以為困擾的困擾,那就是我極不願意給動物做安樂死,除了心理上有一種原始的,莫名的拒斥外,另一個原因是當時正面對一段(往後並延續一、兩年的)玄學經驗,而有所啟示。

 

 

 

 

 

 
 

5. 改行( 1984 -)-我不做獸醫了,只好改行。當時已經結婚生子了,回到老家埔里,利用母親先前的一間小店面,賣起茶葉。

我是因為大舅子在品飲一種當時叫做「老人茶」的功夫式泡茶而跟著發生了興趣。在台灣,這種稱為茶藝的風尚。正值起步之時,我乃恭逢期會並有深究。這我由獸醫到而後成為壺手的過程,以賣茶作為一個接軌,看起來蠻順理成章。

美國有一個「布列克•巴特•布里蓋得俱樂部」會員都是在人生旅途中忽然大徹大悟,而改變其職業或角色的人,譬如汽車推銷員變成了馴獸師,經濟學教授變成了歌劇演員等。布列克•巴特•布里蓋得是上個世紀的加州人,原是名老實的採礦人,但後來卻搖身一變,成為搶劫公共馬車的大盜。

我常常在想,像我這樣由獸醫師而成為賣茶人再接著變做壺者算不算大徹大悟?是不是有資格加入他們的俱樂部?

 

 
 

6. 做陶制壺( 1985 -)-沒有背景,沒有基礎就開始作陶,以製作功夫或泡茶為主。想起剛開頭的歲月,有多少的倉惶與困頓,只能無奈的如實領受。像是轆轤是在一點也不會拉坏的情況下就去買了回來,按圖索驥,邊看書邊練習,就轉出了名堂。土法練出了鋼,旁人無法體會其中的辛酸。假以時間,一只可以給顧客交代而成為商品的陶壺終於出世 ….. 1997 年,在台中市立文化中心舉行的一次個展中,小童有著一篇展出前的話:

「三腳貓的獨白 」

寫自傳是件挺麻煩的事,但又不得不寫,像是個被迫交作業的小孩。

一路走來,到了「就澀卓粒」(台諺:上了四十就無法捏也)的年紀,還不是仍和土水為伍,入窯 …… 。

回首前塵,負笈台北讀高中,回來台中唸大學,到了十多年前,決定由獸醫轉壺手,落葉歸根似地回到家鄉埔里。在別人眼裡就像一段傳奇,其實,天曉得還不是那四個字─生活所逼。

其實,由獸醫而壺手也非全無脈絡可循。本來就喜歡喝茶,趁著還剩幾隻未死的藝術細胞,敢化衝動或行動,親制其具,就像聖經所云;事情就這樣成了。當中難免也遇到不少的艱辛。「無師自通」被證明是可行的,只是條件要「有書自摸」(自己查閱摸索)。結果,所謂艱辛的事正是;若有老師,兩三句一點就通者,咱花三年,忽然自悟。畢竟是有所得吧,這樣的人生行路,也就沒什麼好怨嘆。

也許是這種「東邪西毒」的功夫,造就了小童壺一眼就可認出的造型,拙然成趣,台諺有云:「豬沒肥,肥到狗。」或此之謂。而若說小童壺的特色,應該是刻在茶壺上頭的字句吧;突梯的批判,幽默的諷頌,正色的勸懲,無奈的感喟,乃至粗魯的,不一而足,想到就刻。「取寵」的心斷然是沒有的,但「譁眾」的事十年不絕。

展覽是現醜的是,在台北市文化中心辦這一場,是以一種「醜媳婦見公婆」的心情,期待觀者的批評指導。或許你宅心仁厚,不忍校正,也希望能帶給你一份平淡而微哂的心思。走出陳列輕輕地「ㄨ」一聲,然後說:「世間人真是萬百種,也有這款人舞這款代。」

 

半百頑童•半隱先生 經歷

 
 

1956 南投縣埔里鎮人

1979 中興大學獸醫學士

1981 學以致用 - 當獸醫

1985 茶藝、陶藝、手拉坏成立半隱陶藝工作室

1986 壺雕說人生展

1988 南投美術學會會員

1990 台中八百伴陶藝聯展

1992 台北外貿協會茶與花藝展

1993 台北 SOGO 百貨陶壺聯展

1995 台北大葉高島屋百貨中日陶瓷展

1996 南投陶二百年陶展

1997 台中市立文化中心個展─說壺說禪說小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