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述報導

王庭捷的水墨畫情

文 \ 王灝

  今年三月,出身於埔里的青年畫家王庭捷,在南投縣文化局推出了一場個人水墨畫展,他把這一場展出的名稱定為「詩酒趁年華」在這樣的一種畫展命題中,其實是含藏著很美麗的想像,同時也是藝術心情的一種表白。追溯王庭捷近幾年所推出的幾個畫展,他都會為每一次的展覽訂定一個題目,我們發現在這些展覽的命題裡,都透露著畫者王庭捷在他的水墨旅行中的一種藝術心情與創作訴求、意趣,從2003年的「好時光」到2004年的「新鄉情切」,然後是2005年的「詩酒趁年華」一路展下來,我們可以隱約的感受到王庭捷近幾年藝術創作的脈絡與精神主體。

  王庭捷是科班出身的一位藝術創作者,他的藝術養成過程十分完整,國小國中時,就曾師從黃義永老師,培養了對藝術的興趣,由於他的父親王聰任老師程和黃義永老師是相熟至交,所以他得以親炙黃義永老師而產生出對藝術的高度熱情,並且因而萌發了藝術的根苗。高中念的是豐原高中的美術班,從此開始了較正規的美術訓練,之後進入東海美術系,獲藝術學學士,接著再進入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深造,獲得藝術學碩士。曾經擔任中台醫護技術學院、五育中學、大成國中等校美術教師,目前任教於國立暨南大學及勤益技術學院。

   教學之餘他更執著於藝術的創作,舉辦了很多的畫展,就讀於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時期,就曾經在華岡博物館舉辦兩次的展覽,那是1996年及1997年的事。2002年南投縣文化局的「歸家穩坐」個展後,至今代表性的展覽分別有2003年的「好時光」個展於高雄市豆皮文藝咖啡館,2004年「近鄉情切」個展於埔里鯉魚潭藝文廣場、「古典新譯」個展於彰化縣員林中州技術學院藝文展示中心,及2005年的「詩酒趁年華」個展於南投縣政府文化局。

  「轉益多師是吾師」,是王庭捷學習過程中信奉的一句名言,因此在學習過程中,他都不放棄任何以可以學習的機會,也不放棄任何可以請益的老師,誠如他的老師石朝穎教授形容的,「當時他像個吸不飽的海綿一樣」。在研究所階段,除常與石朝穎教授請益美學和電影之外,也曾與華岡博物館館長陳國寧教授從事博物館學與藝術行政的實務工作,並同時向孫家勤教授學習古典水墨線條的畫法,更每個禮拜奔波往返台北、台中等地,回東海大學向吳學讓教授請益傳統水墨畫的創作方式。多面向的學習,讓他累積了豐富的創作養份,也塑造了自己的獨有風格,石朝穎教授就曾如是的讚譽「我感覺到他是一個在藝術理論與實務創作上都積極學習並實踐的年輕人」。

   早期王庭捷也曾從過其他領域的創作,諸如水彩、油畫等都是他大學時代主要創作的媒材,也曾涉略過短時間的複合媒體藝術,之後由於偶然的因素與思考的沈澱,出現了心裡上的轉折,更由於對當代藝壇上許多為求新象不見深層思考與內涵:「只在形式上譁眾取寵,徒然仿效國外熱門創作虛表的新藝術現象」有很多的質疑,因此轉而深入傳統水墨的創作世界中來,經歷長時間的浸淫與探索,終於成就出了他那豐富而獨特的水墨風格與情采來。

  基本上來說王庭捷的水墨畫作,是脫胎於傳統的筆情墨韻,又融合著現代思想中的一種題材與結構方法,他的作品中搞長一種工筆式的精細描寫,細緻沈靜的美,被表現的十分靈巧,有著膠彩畫般的細膩以及東洋畫一般的委婉,散發著一種特性的唯美情韻,富含著深刻的文學性。在構圖上又展現了一種刻意安排的用心,他有時援引電影技巧中的蒙太奇效果,把兩個不同的景或物或者藉由書法與圖景的並置,從而去傳達出另一種聯想意義,其畫中題材雖然都是取材於現實世界,但是透過巧心構圖與不同事物的並置,提供給人一種新的思想空間與內涵感受,以及一種生命的自省,而不只是單純外景或客觀事物的描寫而已。

  親情與嬰兒世界的純真是他最喜歡刻畫的創作題材選項,他擅長於捕捉親情世界或幼兒生活中的一個片段,透過精密細的描寫把那種生命世中美的剎那保存了下來,很多時他似乎想藉由筆墨來檢視自我內心並作自傳式的自省與記錄。所以我們在觀賞他的作品時,最重要的是進入他的內心世界去解讀那份細緻的筆墨情事。

  王庭捷曾經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傳統媒材一樣能成功的傳遞當代意令與新時代的形而上哲思,創作活動貴在實誠表達自己,不應為創作形式所役,而創作形式的選擇也應以順適作者性格與美學走向的模式來從事」。這段話間接的傳達出了他的創作態度,用他的話來印證他的創作,我們可以了解在他的作品中藉由的傳統筆墨,企圖傳遞的是一種當代的觀想與一種訴諸形象之上的哲學思考,因此畫面中所捕捉的都是現世的生活景貌與深沉的內心情思,而他那工筆細寫的表達形式背後,則潛藏了他性格中嚴謹唯美的一種生命特質與美學認知,因此不管是親情赤子的圖景,蒙太奇式的畫面組合,象徵主義與超現實主義等視覺元素的交疊運化,或是藉由古典手法自然衍生所傳遞出來的主題訊息與原鄉情感,都是王庭捷藝術創作的基本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