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寫生畫家孫少英>素描孫少英

 
 
 
 

九二一傷痕


前言

 
著作/孫少英
策劃/孫意菁
出版/孫少英畫室
地址/南投縣埔里鎮溪南里玉生路31號
電話/(049)2988038
傳真/(049)2424042
郵政劃撥/22191252孫少英帳戶
訂價/500元
 

災後記事

   劇烈震撼,驚醒。女兒嚎叫聲,東西摔落聲,停電。

  我急促地由四樓下到三樓,把意菁從雜物中拉出來,她已摔落床下。幸好她的房門已震開,沒有卡住。兩人赤腳下到一樓,摸到拖鞋逃到院子、

  仍在劇烈的搖撼中。院子鐵門打不開,隨手摸了塊石頭,把鎖敲壞,跑到馬路上。

  新房子,附近沒有鄰居,只有我們兩個人,相互依偎著,站在黑夜的馬路上,餘震一直不斷。住在堶悸瑣H先生,老遠的喊了我們一聲,立刻有了安全感。住在愛蘭的好友鄭春權先生,騎機車專程來看我們,並要我們到有人聚集的地方,彼此可有個照應。我們走到親陳桂山的大院子堙A那堣w聚集了好幾家親和鄰居。

  意菁血糖驟降,桂山冒著餘震的危險,到屋媞N出一盒月餅和一罐白糖,意菁趕緊吃下,狀況漸漸穩定。我回房子拿兩人的長褲、外衣及收音機,並把機車騎過來。餘震仍不斷。

  中廣新聞網播出:地震時間是九月二十一日清晨一點四十七分,震央在南投縣的集集,震度七點三。各地災情嚴重,埔里酒廠爆炸,埔田鎮公所倒塌……。原來震央就在附近!大家聽了驚訝不已。

  天亮,回家經過我的工作室,一間已全倒,一間已半倒,許多重要的東西壓在堶情A當時似乎沒有覺得,能保住性命,已經很好了。

  意菁洗腎已七個月,身體虛弱。

  我們撐起一個太陽傘,搬兩把椅子,坐在馬路邊,餘震仍不停。無電、無水、無瓦斯,電話也不通。意菁洗腎營養非常重要,我到街上,想找些可吃的東西。我騎摩托車到了街上,我哭了!整排樓房倒塌,許多大樓傾斜,滿街瓦礫。不倒的,鐵門緊閉。使我憶起了幼年時戰後的慘狀。

  晚上,沒有人敢進屋子睡覺,到處起了帳蓬,都睡在帳蓬堙C我沒有帳蓬,也顧及意菁的身體不好,我們就睡在一樓地板上,門開著,便於逃生。

  次日,又是一個六點八的強震。

  一直吃冷的喝冷的,意菁受不了。好友洪義征先生家用木柴燒開水,跟他要了一瓶,泡生力麵吃、熱熱的,好多了。

  為意菁洗腎事,到埔里基督教醫院去看看,醫院大樓已不能使用,在停車場設之臨時醫療中心,傷者、護士、醫生、家屬忙成一團。真像是戰地。好不容易找到洗腎室盧醫,盧醫師說:明天一早六時到埔基集合,搭直昇機到台中洗腎。第二天,中潭公路已通,我帶意菁搭埔基救護車到台中。

  我的某水玉,女婿文棋,女兒小玲,從台北趕來,帶來吃的、喝的,還帶來旅行用瓦斯爐和一個小型發電機。意菁在台中澄清醫院洗腎,還算順利。

  從台中回來,看到好友王學士先生由文棋和小玲幫忙,已將我剛印好的「埔里情素描集」,從倒塌的工作室堳鶪F出來,使我萬分感動。家人商量,最好全家暫去台北,餘震停止,有了水電以後再回來。自退休以後,我在埔里住習慣了,實在不想去台北,最後決定,他們四人去台北,我一人留在埔里。

  意菁到台北後,接洽北醫洗腎,一切順利,我放心了。

  同學王永林先生住在帳蓬堙A全家來看我,送我許多救濟品,有泡麵、乾麵、罐頭、餅干、礦泉水、水果等,解決了我的生活問題。在中央社做主任的鄉友孟繼淇先生來電話,一方面慰問,一方面要我趁機畫些地震素描,他幫我找報紙發表。意菁也來電話說:「你埔里沒有事,可以畫些災後素描或水彩,將來說不定有用」。

  接著我在台視工作時的同事,家庭月刊主編朱培英小姐來電話說:這類稿子,勁報周刊可能會用。我將已畫好的二十餘張素描,攝製成幻燈片,先寄到勁報,三天後,勁報周刊採用了。接著在副刊上每天刊出一幅,一直持續兩個多月。

  我又將新畫的四幅素描原稿,寄給繼淇,繼淇自幫我送到新生報,幾天後,也在副刊陸續刊出。三個月以後,副刊劉主編將我「九二一災後速寫」的專欄,改為「寶寫素描」,使我畫的範圍擴大了,也表示這個專欄,可能有長期性。我感到無比欣喜。

  我又投稿到聯合報副刊,美編陳泰裕先生來電話說:稿子留用,要我繼續供稿。主任陳義芝先生也曾寄卡片給我鼓勵。後來,我又投稿到中國時報浮世繪版,夏瑞紅主編也採用了。

  新故鄉雜誌和水沙連雜誌也用了我的稿子。推理雜誌由王寶星博士撰稿,也介紹了我的地震和鄉情素描。台中中農校刊李藍老師透過聯合報,也用了我許多稿子。最近人間褔報覺世副刊宋主編也開始用我的稿子。我先後畫了一百多張地震後和一般鄉情素描,差不多都用完了。

  我非常珍惜這些素描原稿,我決定先出版一本「九二一傷痕」素描集。明年再把一般鄉情類的稿子,整理出來,出版一本暫定名為「走到哪畫到哪」,內容有素描,也有水彩。

  感謝曾戀筑小姐、蔡宗正先生、王炤光先生、洪瑞琴小姐、黃素月小姐帶我去畫了這許多畫作。

  感謝林耀堂老師、涂進萬老師、廖嘉展社長、潘潐先生幫我寫序。
  更感謝林保池先生大力贊助。(孫少英)

 

下一頁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