鶺鴒.芭蕉.桂花飄香

記江兆申老師與「揭涉園」事

(本文1994年發表在「美哉南投春季號」亦是創刊號 作者王昌敏)

發現兩隻鶺鴒鳥,時常到「揭涉園」二樓畫室,東向的陽台上漫步的時候,已經是入秋的時節,總像是老師畫畫的時候便飛來,大部分的時候在東向的陽台上吱吱喳喳,有時候也在西向的大陽台上蹓躂著。

 

「鶺鴒」是老師告訴的名字─「鶺鴒是一種水鳥、從首至尾、長約四寸、嘴細長而黑、頂和背毛深灰、頰色白、腹毛灰白、尾黑色、通體細長.走路的時候,尾部經常上下左右作有規律的擺動。低飛、每一飛起,便會尖銳而短促的啼鳴。因此他會有這種(飛鳴行搖)互相聯繫照應的特性,所以詩人把牠比喻成急難中的兄弟,這種水鳥,家鄉河州之上,常能看見,來台灣後,多住城市,少住鄉村,到此地才見著。」

 

正好是結成一雙的鶺鴒鳥,倒成了大夥兒關心的事,記得那一陣子正是老師起墨稿,準備創作『一丈二』大幅山水畫的時候,學生們允執、石年、瑩儒,和我時常隨侍在老師左右,總要爭相跟老師提報著:「老師!鶺鴒來看您畫畫了!」聽到老師「耶!」一聲應答,大夥兒心中樂不可支。

 

潛居埔里之後,老師在繪畫的創作上進入了另一個高峰期,從多幅(3×6)、(4×8)的全開幅水墨畫作開始,張張精彩,件件佳構的畫作,如泉湧般的自老師的手底下一一的展現開來,呈現出了豐沛而感人的創作力,當此時機醞釀出「一丈二」的大幅創作,自然是水到渠成,從墨稿到設色完成的過程之中,筆墨淋漓、順暢、一氣呵成,胸中逸氣躍然紙上。

 

在「觀音山莊」設宴小酌,以為慶賀大作完成的午宴,猶記當時老師神清氣爽、妙語如珠、輕鬆自在的氣氛,讓人彷彿置身於清潤山水的畫作之中,記得自己在午夜夢迴時,竟也笑意盎然,偏巧此時我因公要遠到陽明山上研習一週,在初降瑞雪的山上,心中一意懸念的,究竟仍是清麗秀潤的畫中山水、仍是「揭涉園」中的唧唧鳥語。

 

陽明山一週歸來,驚見老師再創「一丈六」的大幅山水,挾著之前「一丈二」大畫的創意與筆勢,再作此畫自然是下筆如神、氣勢結構更見清剛壯闊,但細看時筆墨猶見細密工整,開合疏密之間,屢見新意,在層層皴染的過程之中,學生們隨侍筆墨在側,皴染之時,吃了水的「一丈六」長紙,可要四人合抬著才能移位,小心翼翼的、屏息的、專注的、虔誠的默契之中,山水的清潤、厚實、氣韻逐漸在畫面上浮現出來,這時我的心中除了無限的虔誠與專注之外,竟然也有著莫大的驚慄!是驚覺於老師豐沛的創作力,厚實的筆墨技法,望之彌高彌深的文學修養…也是驚覺於老師眉宇之間自然流露的懾人英氣,令人敬畏,但又兼具謙沖的祥和態度、細細的體人心思,教導學生更是不遺餘力;更是驚覺於老師瀟灑自然間成就「萬里江山」的過人才情。

 

每次到畫室,總要再展閱二幅大畫,隨著捲開的畫紙,心頭便飛揚起來,總有新的感受,總有新的體認,總是充滿了新鮮與無限的變化,專注之間,竟彷彿置身於畫作之中,也能與畫中之人對奕暢談、泛舟飲茶、、。正陶然間,不期然讓老師發現了說道:「原來畫都教你們看淡了,害的我不得不層層加染呢?」那可不?胸中若有仙壑,不就是這樣點滴儲存起來的嗎!

 

老師的親朋好友,經常三五成群遠道前來拜訪,看到此時期的畫作,均不約而同的表示:「到埔里之後,好像畫的比從前要好。」如果他們能再看到老師揮毫的十二屏行書巨作,如果也能見著精緻秀麗的山水冊頁,那份被激起的狂喜必然是可以預期。

 

總也是在黃昏的時刻,多數是在老師作畫之後,在畫室的窗邊坐下來小憩一會,老師會談談中國繪畫的理論、源流、派別;有時候剖析傳統與創新之間的理念,有時候談及文房四寶、古畫鑑賞、奇人異事、生活點滴等等,合著眉宇之間的神韻與眼神,字字句句描述的同時,總緊緊的扣住了每位聽講人的心思,腦海裡便隨著抅勒出了種種的圖像,自然而生動的浮映在眼前,心思隨著意像,彷彿被引領到遙遠的意境當中,又像是平波之間被盪開的漣漪一般,原本狹窄的心思,似乎剎時之間被激發而得以開展,時間正在緩緩的流過,何時夜色已降常常不知。

 

「造園」的工作不時的進行著,沿著四周的圍牆,植下了桂花與杜鵑,而地面上韓國草已經是一片綠的延伸到池畔了,隨著起伏的地勢,再遠些就是風光秀麗的「鯉魚潭」,正好與庭景融成一片,隨著時序的變化,景致萬千。
「揭涉園」正是老師為此園所以命名,園中豎有長石一,是周澄遠從花蓮運送到此,雕塑家郭清治在造園之時便一併規劃在園景之中,與園中「大葉山欖」、「梧桐」、「黑松」、「桂花」等幾棵大樹相映成趣,種在畫室右側的桂花樹,是從不遠的小山坡上移植而來的,樹頂直達二樓畫室的窗沿,正當夏至時分,園中一片翠綠,生氣盎然。

 

一進玄關,在大型透明圓窗後的景致,先是芭蕉的綠葉,再襯以略高而粗獷大小不等的褐色木化石,後面栽種的是高聳直達二樓的「金絲竹」,木化石上間雜著幾株蘭葉,這部局可不正是如詩如畫,這佳構老師想必早已「成竹在胸」,難怪早些時候一心記掛著要栽植幾棵芭蕉。

 

又是秋天

「揭涉園」的造園工作陸續的完成之際,老師預計十月底在台北市立美術館的個展,也隨著籌措當中,老師的學生、友人、關係故舊只要是知曉此事的,無不竭盡的想盡些綿薄之力。從籌備畫展開始直到畫冊付印的冗長過程中,老師運籌帷幄,件件事情安排的有條不紊,前日見著已經打樣的畫冊原稿,印刷排版之精美,當下恐無人能出其右,分成上下二冊的八開大型畫冊,在國內恐怕也是首屈一指,怎不叫身為學子的我們打心裡佩服呢?

 

正當中秋時節,「揭涉園」中的魚池,放入了精選的「紅白」、「三色丹頂」、「白金」、「黃金」等大小不等的錦鯉約三十來條,剛到時,「三色」經常躲在石下不肯出來,而「大白」、「二白」、「三白」則偶而不食,聽見人聲,大小錦鯉全躲的不見影兒,慢慢的比較不害臊了,末幾餵食時也就開始爭先恐後了,泰然自若的在池裡悠遊的魚兒,直叫人百看不厭,伴著潺潺的流水聲,離魚池不遠的畫室廊下,老師經常在此地與友人、學生暢談歡笑、飲茶喝酒,黃昏時,山霧有時飄降下來,近乎的彷彿可以掬在手上一般,隨著潭面緩緩吹來的微風,那淡淡的桂花香直沁心田。

 

後記:2008/8/19 內文略作修改,文章的插圖,則增加了「揭涉園」的一些實景相片,其能豐富本文的內容,在網站上與各位畫友分享。

 

揭涉園一景

桂花樹下

畫室廊下

魚池

窗外芭蕉

揭涉園中一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