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潘樵的文藝旅行 > 藝術創作 > 文史與水墨的對話

文史與水墨的對話

文史與水墨的對話

  經常有朋友問我,寫作和繪畫我比較喜歡那一項,不管是過去、現在或者未來,我想我的答案都是一樣,那就是寫作。雖然早在國小的時候,我曾經得過學校畫圖比賽的第一名,而第一篇文章的發表卻遠落到高一時候,因此繪畫是比寫作更早進入我的生活當中,不過對於寫作我卻有著一股持續不竭的執著與熱情,甚至我還打算要將寫作當作是一生的志業來耕耘,因此如果真的還要我選擇,寫作對是第一志願。

  除寫作之外,繪畫也是我生活中十分重要的興趣,而且是從小到大始終如一的,只是我對於繪畫並沒有像寫作那般極用功,甚至是有些散漫和隨性的。我有一枚閒章刻著(只是喜歡)四個字,其實讓我覺得快樂而且充實,因此如果要為了寫作而將繪畫放棄,對我而言,那也是十分困難與不捨的;於是生活中,除了上班之外,寫作和繪畫佔去了我大半的時間。

  於民國七十八年返回埔里定居,並且成立個人文化工作室開始積極投入地方文史資料的訪查編寫之後,我發現透過寫作,我也可以為自己故鄉做些事情,因為我可藉由文字來記錄故鄉的人文變遷,也可以利用寫作來報導地方上的藝文活動,特別是在藝術興盛而文學較弱的埔里,寫作幾乎已經不單單只是個人的喜好而已,它其實也一種責任,一種不能輕言放棄的責任。但是在忙碌的生活中要同時兼顧寫作和繪畫,其實是有些困難的,因此在國八十年舉辦第一次水墨個展(廟寺埔里)時,我試著將文史工作及水墨創作結合在一起,繪畫的對象同時也是文史調查的主題,在做廟寺訪查之際,我一併將諸多具有特色的廟宇以水墨的方式繪記下來,因為舊建築從文化的角度來看,它其實是當地歷史文化的縮影,透過它可以了解早期先民的生活風情,也可以認識傳統建築的構築藝術,因此是地方上相當珍貴的文化資產,可惜!在歷經歲月的侵襲以及社會進步繁榮的背景下,舊建築正持續而快速地消失凋零,實在令人感嘆!因此透過實地訪查,一方面利用文字記錄舊建築的人文資料,另一方面藉由水墨寫實的方式留下舊建築的外貌現況,同時以出版專刊和舉辦畫展的方式,讓民眾認識瞭解當地舊建築的文化風采,進而希望對這項珍貴的文化資產保存能有所些許之貢獻,便是這項工作的主要精神和內容。

  這次調查及創作的舊建築,主要都集中在草屯、埔里、南投及竹山等地,有任宅、宗祠、廟宇、書院及橋樑,有一部份是因為舊建築本身具有珍貴的文化內容,另一部份則是建築物的外貌頗具特色,不過比較可惜的是,有一些舊建築雖然在歷史文化的角度上極具價值,但是因為改建或者搭設棚架以及堆積雜物等因素,使得建築物的外觀實在不堪入畫,因而只好割捨;另外在草屯地區的舊建築,不管從文化的角度或數量上來比較都令人訝然驚喜,光是草屯鎮的舊建築就可以出一本專刊,可見精彩非常,但是礙於計劃屬於全縣性因此不得不有所選擇。所以在這次計劃中的舊建築,事實上只是一部份而已,另外本書中的文字說明也不是以學術專業的角度來撰寫,我只是簡單紀錄每間舊建築的背景資料以及我個人的感覺而已;因此是十分個人和表面的文字敘述,目的只是希望讓在地的民眾明白縣內仍有不少舊建築值得我們去關心及重視,如果能夠因此引起他人進一步的探討和研究,那麼則是地方文化的一種幸運與意外的收穫。

  從民國八十五年八十八年,我花耗了三年的時間陸陸續續進行計劃,利用假日到縣內十三鄉市實際調查拍攝,然後一面撰文一面繪圖,如今計劃即將完成,於民國八十八年七月二十日起即將在竹山、南投、集集、鹿谷和埔里五地巡迴展出七場,同時專刊也即將出版。回顧這段期間,有不少企業團體及好朋友慷慨解囊、大力贊助,更是這本既是畫冊亦是文史小書可以出刊的主要因素,所以面對這些朋友的隆情厚誼,除了說聲謝謝之外,我想在未來的歲月裡,更積極的從事地方的文化工作,會是對這些好朋友最好的回報吧!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