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潘樵的文藝旅行 > 藝術創作 > 廟寺埔里

廟寺埔里

自序

  民國八十五年五月四日起,一連三天,我在埔里民眾服務站二樓舉辦了一場名為(廟寺埔里)的水墨個展;那是我生平的第一次畫展,對我個人來說,那同時也是一場需要相當衝動和定位在「實驗性」的一種成果發表,所以畫作的好壞並不是那麼的重要,重要的是那次的展覽能否提供自己一些努力和思考的方向。

  長期以來,工作以外大部份的時間,我一直投注在文學創作和地方文史資料的採集和整理上面,對於繪畫,我僅僅只是停留在於畫畫海報、設計傳單名片,以及刊物的美編插圖上,純藝術的創作是未曾有過的。

  民國八十四年年初,埔里社教站在城隍廟舉辦了一場歡樂中國年系列二「彩繪燈籠」的活動;前一天晚上,我和總幹事童彥芳及活動組長陳義方在學誼安親班忙著準備一些隔天活動所需的器具;那時,童彥芳笑著對我說:「潘老師,你其實可以畫些圖,我們來幫辦一場畫展。」在一旁的陳義方也深表贊同,並且附和著。當時漫不經心的聊談,我並沒有十分在意,我知道那只是朋友之間的一種好意和鼓勵罷了。

  直到八十四年七月,埔里社教站在協助昭平宮育化堂舉辦一場文化活動時,陳義方要我畫一張廟寺外觀的圖案,作為染印T恤製版之用。圖案畫好之後,他忽然想起當時童彥芳說要幫我辦畫展的提議,也不禁覺得,地方文化的保存和見證,不見得一定要用文字和相機,於是產生了將埔里一些重要的廟寺以圖繪的方式記錄下來的念頭,而開始有了積極的規劃和執行。

  從八十四年八月開始,我以水墨的形式開始繪記埔里的廟寺,埔里社教站的好朋友也給我精神上完全的支持和鼓勵,讓我得以擁有信心堅持下去;到了八十五年三月,前後一共花費了八個月的時間,我終於畫妥了計劃中的五十幅作品;接著隨即決定日期、接洽場地、印製請帖….等等,然後在五月四日文藝節當天,順利的展開我生平的第一次水墨畫展。

  一連三天的展覽,雖然豪雨不斷,阻礙不少人前來看畫展的方便,但是前來捧場參觀的朋友、民眾,卻依然十分熱絡,這種情形讓我十分感動,並且對未來的創造也充滿信心。從某種角度來看,這次的畫展是相當成功的,然而在成功的背後卻也有著許許多多好朋友的幫忙與協助是不容遺忘的!埔里地區文化服務處及大埔城藝文工作室的指導幫忙、埔里民眾服務站的場地提供、欣都廣告的免費宣傳、埔里長興美術印刷的大力贊助,以及墨寶堂、華廬的精裱裝框,還有快樂媽媽讀書會的鼎力協助和各新聞記者的採訪報導….等,都是這次畫展得以順利完成的重要原因。而最後,負責主辦的埔里社教站,更是功不可沒。

  (廟寺埔里)水墨展,是一場具有實驗性質的展覽,我的企圖是將鄉土文化和藝術結合在一起,透過畫展的方式,讓每位前來看畫的民眾,能夠輕易地認識埔里廟寺的美麗與多樣風貌,而這樣的期盼,與埔里社教站「關懷鄉土、推展文教」的工作宗旨是十分吻合的,因此把這次的畫展交由社教站來舉辦是最適合不過的了,更何況會有這次水墨展的呈現,童彥芳與陳義方當時的提議,可以算是「罪魁禍首!」他們種下的因,由他們來收成如今的果,是合情合理的。

  畫展結束了,回顧這些日子積極畫圖的情景,我不禁覺得,有時候好朋友善意的陷害,雖然會給我們帶一些責任和壓力,但同時卻也是一種力量,鞭策著我們更努力地去完成某些事情。與社教站的好朋友們相識相處,已經好幾年了,在這段日子裡,發覺埔里社教站正不斷地扮演著「陷害」別人的角色,不斷地將一些任務和壓力交付給義工夥伴們,而出乎意料之外的,大夥卻心甘情願被陷害,並且快快樂樂地完成工作以及自我成長,就像我這次辦畫展一樣。(潘樵 八十五年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