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潘樵的文藝旅行 > 鄉情文學 > 潘樵小說集

潘樵小說集

王局長

午夜一點,夜市還熱鬧著;隔著一條街,夜市對面有間餐廳,燈已熄、門已關,只有兩隻流浪狗在門口翻找垃圾桶堛滬鼓哄A把餐廳門口搞得一片狼藉。

餐廳旁有一條窄巷,巷內漆黑著,但卻人來人往,巷底有間鐵皮搭建的矮房子,一片不鏽鋼門前站著兩個穿花襯衫的年輕人,抽著煙,斜眼看著進出的人,眼神像極了餐廳前的那兩隻流浪狗,小心而謹慎。

那是鎮上十分知名的KTV,雖然沒有招牌,但卻生意興隆。鐵皮屋內的裝潢十分簡單,進門的右側是一個吧檯,中間是一條鋪著地毯的長廊,兩邊則是一間間的廂房,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怪味,混著霉味、酒味及煙味;長廊的盡頭是一間較大的包廂,門上鑲著一塊橢圓形的牌子,上面有VIP三個金字。

VIP房堙A三個略顯臃腫的中年男子正在聊天,身旁分別有一個穿著清涼、身材火辣的女子依偎著,或唱歌或飲酒。

「陳董,我跟你介紹,這位是王局長,在縣府建設局上班。」戴眼鏡的男子介紹著。

「我姓陳,請多多指教。」穿西裝的男子拿出名片來。

「不…不,不好意思,我沒帶名片。」這時,理著平頭的王局長起身接過陳董的名片,然後略顯口吃地回答。

「王局長,陳董開營造公司,做人很豪爽,以後還要請你多多幫忙。」戴眼鏡的男子繼續說著。

「疑!王局長,你跟林立委長得好像喔!」在包廂閃爍不定的舞台燈下,陳董發現王局長的五官輪廓,甚至是神情,都酷似林武德立法委員,除了口才之外。

「眼鏡仔,你說像不像。」陳董向一旁戴眼鏡的男子問著。

「他們本來就是兄弟,感情好的不得了。」

「但是立委姓林,局長姓王?」陳董忽然覺得不對。

「沒…沒有啦,你不要聽眼鏡仔亂講,我…我和林立委只是好朋友」王局長趕緊澄清。

「喔!沒關係,沒關係,大家既然都是好朋友,來,乾一杯。」陳董一邊舉杯喝酒,一邊摟緊身旁的女子,然後像猴子一樣手舞足蹈唱起歌來。他心媟Q,只要能跟林立委扯上關係,這個人就值得投資。

林武德是鎮上選出來的立法委員,年輕活力、問政犀利,是地方上公認的政壇明日之星,但是也可能是過於年輕,處處顯得驕縱,目中無人,連帶的,他的樁腳及人馬,也個個狐假虎威,使得林武德在地方上是一個頗受爭議、毀譽參半的民意代表。

王局長本名王大信,是林武德立委服務處的義工,因為跟立委長得很像,所以經常被人誤認為是林立委,但是他只要一開口便馬上會洩底。其實,王大信在縣政府並不是局長,他只是一名工友,但是藉著跟林立委的關係,在縣府媊ㄙZ揚威、作威作福,儼然就是地下局長,於是一些認識的人都笑稱他是地下局長,久而久之竟然改不掉,於是王大信變成了「王局長」,不知情的人還真以為他是局長呢。

有一天,縣府建設局的辦公室來了一位西裝筆挺的男人。

「小姐,請問王局長在嗎?」

「對不起,我們這裡沒有王局長!我們局長姓朱。」小姐頭也不抬地答著。

「不會吧,他明明告訴我,他在這堣W班。」原來那位穿西裝的男子就是開營造公司的陳董。到縣府來承標工程,順便來拜訪王局長;正在疑惑間,王大信剛好走進辦公室,

「嘿,王局長,我是○○營造的陳※※,記得嗎?」陳董向王大信打招呼之後,馬上回頭說:

「小姐,他就是我要找的王局長。」

「笑死人,他只是負責清潔的工友,不是局長。」小姐雖然漫不經心地碎碎唸,但是卻字字清晰地傳進陳董的耳堙C

「不會吧?」

「對….對不起,你認錯人了。」王大信眼見露出馬腳,只好來個死不承認,然後趕緊藉機離開,於是留下辦公室一臉不屑的小姐與一頭霧水的陳董。

事後,王大信對於陳董去縣府找他,讓他當場出糗的事一直耿耿於懷,因此一直想找機會報復,他是那種有仇必報的真小人。
無意中,王大信從眼鏡仔的口中得知,陳董在外面有情婦,於是自己花錢找徵信社跟蹤,結果查知,陳董固定每星期三下午會到某汽車旅館與情婦幽會,對方是一位某某保險公司的經紀人,與王大信的妻子正好是同一家公司,他原本想向妻子探聽消息,但是又怕走漏風聲、打草驚蛇,於是作罷,但是仍然委託徵信社繼續跟蹤,並且想辦法拍取陳董偷腥的相片,王大信心婼L算著,如果把相片寄給陳董的親友,一定可以讓他身敗名裂,要不然趁機向他勒索一筆鉅款也不錯,想到這堙A他不禁暗自微笑。

幾天後,徵信社果然寄來了一件包裹,黃色的牛皮紙袋拆開,除了一張付款的收據外,就是一疊不堪入目的相片,相片中除了有陳董之外,還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天啊!那竟然是王大信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