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潘樵的文藝旅行 > 鄉情文學 > 采風隨筆

采風隨筆

喜見采風有斯人─為潘樵的「采風隨筆」說幾句話

文-王萬富

  埔里是極具特色的一個地方,除了自然的山水景色之外,它同時還是多元種族生活過的地方,在它開拓的歷史進程中,它曾經是水蛙窟、大瑪璘等先住民族生活的場景,之後泰雅族群、布農族群及平埔族群等也都曾經成為這塊土地的主人,由於多元族群曾把這裡作為生活的空間,所以也就涵化出了豐富的人文風貌。

  這些人文風貌曾經提供給人類學家或歷史學家們,源源不絕的學術研究素材,因此以埔里盆地的種族變遷為題材的學術論述,也就不在少數,而這些學術報告一向都是人們在研究埔里、認識埔里時最好的媒介,對於那些曾經研究過埔里學者專家們,身為埔里人的我們,心裡應該都存抱著一種感念之情,因為有他們的研究與調查,為埔里開發的歷史留下了很多珍貴的史料,也幸好有他們過去的研究與調查,才使得埔里的歷史及人文樣貌。得以在將被歲月湮滅之前,存留下一些蛛絲馬跡,得以讓我們能夠完整的看到昔日埔里的一些樣貌。

  閱讀埔里的同時,我們同時也閱讀著那些學者專家們的學術光采,伴隨著埔里光燦的人文歷史的應該還有一長串閃耀的名字,他們包含了劉枝萬、李壬癸、劉益昌、林清財、潘英海,以及更多學術前輩們閃耀的名字。

  而對於這一些學術前輩寄予由衷的感佩與敬仰之餘,我們不禁自問,身為埔里人,我們又為埔里的人文付出了多少的關懷,長久以來自埔里人的筆,寫記埔里人文及風土的章節,相形之下,顯得多麼微簿,一如露點螢光般的細渺。多年來自許為地方文史工作者的我們,也曾經有心在為埔里留下記錄的工作上去做更多的努力,但往往都心有餘而力不足的交了白卷,而常懷著憾恨。

  也因為常常懷著這種憾恨,因此當我們看到年輕的寫作者潘樵,長期以來已在進行這樣的工作,並且累積了不少的成果,不禁要為之喝采,為之讚賞。潘樵是少數屬於埔里在地的文字工作者之一,長期的文字撰寫訓練,讓他擁有一支傑出的文筆,更可貴的是他擁有一顆熱愛鄉土的心,因此他的大部份的篇章,都是以在地的深情做為創作的主體精神,去寫記鄉情埔里的諸種事物,去舖陳對故鄉埔里無所不在的關心。

  做為采風者的潘潐,他筆下的鄉土物事,有很多寬廣的涵蓋面,他這一系列「采風隨筆─在地的人文觀察筆記」中所刻劃描寫的題材極其豐富,有山脈、湖潭、山洞、溪流、澗谷的描寫,也有寺廟、碑石、橋樑的調查記錄,更有傳統竹編藝匠、打鐵店的調查記錄,這一系列作品都是近一兩年來,踩踏埔里各地訪查之後的結晶,作品中所呈現的或是自然的觀察,或是信仰的探討,或是鄉野的訪談,這一系列篇章組合起來,成為了完整的埔里風物誌書,同也是研究埔里、認識埔里最好的一種文獻。

  多年來我們希望在埔里鼓勵「埔里研究」的風氣,進而提出「埔里學」的理論主張,但是不論是「埔里研究」或是「埔里學」之前,所不可或缺的基礎工作,因此做為采風人的潘樵,他今日的努力,將是建構「人文埔里」「藝文埔里」這一地方改造工程之前的奠基工作,因此,我們更期待他另一階段采風工程的開始。

  對於「采風隨筆」這一本觀察筆記,可以說是采風者潘樵現階段所提出來的工作報告,這樣的一本報告,讓我們可以感受出作者的用心與企圖,也值得讓我們對他寄予更大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