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潘樵的文藝旅行 > 鄉情文學 > 黃昏的溪流

黃昏的溪流

在地深情入篇章 (推薦序)

文-王灝

從潘樵「黃昏的溪流」散文集的出版說起

  數年前我曾應文訊月刊社之邀,撰寫了一篇名為「南投縣藝文環境分析」的觀察報告,在這一篇文章中我特別說明了南投縣所展現的藝文性格是一種美術獨盛的特性。這種性格事實上也是埔里山城的一種藝文特性。

  埔里山城畫畫寫書法、從事藝術創作的人很多,以藝術為訴求所集結而成的團體,更多達五、六個之多,出生於本地,加上外地移居到此的藝術家,其人數之多,應居其他鄉鎮之冠,這在台灣其他的鄉鎮,可以說是很少見的現象,在山城埔里一年到頭美術性的活動及展覽都不曾間斷,這種熱絡的景況也曾經引起一些媒體的注意而加以報導,漸漸的埔里在外地人的印象中,這裡彷彿已成為一個藝術的聚落,而有「藝術小鎮」的稱譽。

  而和圖象的創作比較起來,文字的創作在埔里則是一個未曾大力開發的耕地,文字創作者在埔里可以說是一個比較弱勢的群體,在我個人的想法中,一個地方文化內涵的提昇,應該是藝術與文學並重的,這樣才能全面帶動地方文化的風潮,多年來埔里一直是不斷的有人投入藝術創作的陣容中,而藝術欣賞的人口也有很大的成長,但是文學創作的園地卻是十分荒蕪的,而創作或欣賞人口的成長也一直是遲滯不前。因此多年來我們一直盼望埔里也能有一片文學的原野,也有一批人在文學原野上奔馳或墾植。幾年前當我知道埔里子弟潘樵也在從事文學的創作時,我感覺到有一種發現種苗般的喜悅,而且寄予一種厚望。

  埔里是一個自然風貌十分多姿,人文內涵十分多采的鄉鎮,以它所具有的豐富而多采的自然人文內涵,提供給藝術或文學創作的素材,可以說是源源不絕的,這種得天獨厚的創作素材庫,如果沒有好好的去運用它,可以說是暴殄天物,可惜的是過去埔里從事文學創作的人太少,因此有很多本來可以成為文學素材的東西,都沒有被開發,任其棄置,甚至於讓它淹滅。雖然有些人也曾經寫過一些以埔里為素材的文章,但以埔里這麼富厚的文學素材資源,人們擷取過的東西,事實上也只能算是冰山的一角,甚至於要稱它為冰山的一角也嫌誇大了一些,嚴格說起來,它只是滄海之一粟罷了。因此多年來,我們一些從事地方文化推動的朋友,都期盼有更多人透過文筆來寫記埔里,我們希望有更多隻的健筆來為埔里留下一些記錄,不管是文獻也好,或是文學的篇章也好。這對埔里來說是十分重要的,尤其在近幾年埔里變化速度極大,很多物事不斷的在消失,很多屬於埔里的傳聞故事、風俗典故,將會隨著老一輩鄉親的老逝而歸之於淹滅。但是長久以來,埔里地區新一代寫文章,從事文學報導的人一直沒有出現,因此我們心裡頭的期盼也就越發急迫。我們也很想王力投入地方文獻歷史民情的採集編寫工作,但是一直深感勢單力孤而力有未遂。本職的工作,地方事務的參與,人情俗事的分割,使我們已經不能成為一個純正的創作者,因此我們心裡頭的期盼除了一份迫切之外,更多加了一份無奈。

  基於以上諸種心情背景,當我們知道埔里子弟潘樵也在從事文學的創作時,我們心裡的喜悅可以說是無可名狀的。知道潘樵也在寫文章,大概是一九八五年的事,在這之前他有一段時間在台中工作,陸陸續續發表過一些抒情散文、做過設計,一九八九年他回到埔里的電子工廠上班,工作之餘陸續的寫作一些文學作品,同時從事藝術的創作,並且擔任一些社團美工設計班隊的指導老師,這段期間很多縣內或鎮內的刊物都是在他手中編輯完成的,展現了他多方面的才華,以及全方位的藝文內涵。

  最重要的是這段期間,很多埔里鎮的的藝文活動,他都積極的參與,尤其是在活動形象的規劃及塑造上,經過他的設計,讓活動增加了不少的深度及氣質,一九九五年開始,我們更結合了一些工作室推展社區的小型文化活動,出版鄉土冊本,文化小報等等,很多的文案設計都是由他設計成案的。一九九五年之後,我們把一些文化活動設定在「在地的行動,草根的深情」這樣的一個理念之上,而潘樵是我們這一群投入者中,最積極以行動去實踐者之一。近年來他做了不少以埔里為主題的調查寫作,包括了埔里的溪流、湖潭、瀑布、老樹、石碑、寺廟等諸系列,充分展現一個在地的藝文工作者,對所生長土地的深情,以及希望把創作與土地相互結合的企圖。

  而這本散文集的出版,更可以說是在地行動的一種具體動作之一,它是真正從埔里出發的一本專書,寫作者是埔里人,編輯出版者更是道地埔里人組成的藝文工作室,印制這本書的印刷廠是埔里在地的印刷廠,這本書的出版,我們所要證明的是「埔里是一個有文學的地方,埔里人在文學的領域中,不是一個缺席者。」而這本書的出版,我們所要說明的是,這也是我們透過「自力救濟」的方式點燃小地方文化火苗,培植文學胚芽的行動之一。多年來我們一直都希望在鄉土埔里的基點上去做一些文化的經營,從在地草根的基點上出發,找到一些著力點去護養文化的根苗。在整個地方的文化經營時,我們最需要的是一些誠懇而真情無私的人來投入,需要一些有共識而理念清晰的工作者來共同參與,而潘樵可以稱上是這樣的一個人才,他具有多方面的才能,可以扮演多種角色而發揮多重的功能,他可以提供給我們多方面支持的力量,最重要的是他還是一個創作者。

  潘樵的創作是全方位而多層面的,文學創作、鄉土的報導其實只是他的創作項目之一,而雖然只是他諸多創作項目中的一項,但他的文學作品卻展現了極其圓熟的技巧及深層的內涵,他的文筆細巧雅緻而婉美,有很強的感染性,即使與當代一些知名的散文創作家的作品比較起來,也不會遜色,最重要的是他的作品具有深濃的鄉土情感,在這本書中有很多的篇章所描寫的都是埔里的鄉土物事,透過文學的筆調,彰顯了山城埔里的很多景貌,透過文學的心,表達了深濃的鄉土情愛,這是他作品最具意義的一點,在過去雖然也有一些文學寫作者描繪過埔里,詠寫過埔里,但與埔里富厚的寫作素材文學內涵相較起來,似乎是微乎其微的,埔里提供作為文學的經營時,有它多角度的切入點,不管是從歷史面、地理面、自然面、風土面,都可以作深層廣面的經營,而且都有它精彩多姿的條件在,我們一直希望有人能把表達面設定在埔里,作集中焦點全面性的文學經營,潘樵或許是最適當的人選之一,因此我們對他寄予很大的期待,而且我們也希望給予他一些推動的力量,為他出版「黃昏的溪流」這一本散文集,或許正是表達了我們的期待,同時也是為他匯集持續力最具體的一種作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