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梁坤明的藝玩>玩圖弄字

埔里人物小記


自序

文/梁坤明

 
 

  當初寫「街頭人物」,用意之一是給「埔里鄉情」增添一點文學氣。由於我為:埔里絕非是沒有文化的地方。在僅有的三、四百年台灣史裡,埔里不但全涵蓋了,而且還潛藏著二千年以上的文化。我非考古者,亦非歷學家。但我能意識到:自己所學所能,足可為這劇變的幾十年留下一些記錄。這即是我第二個用意。也是我主要的動機。

  當然,我必須絞盡腦汁去組織那些零零散散的故事。讓它們成為可讀的文學作品。只是,我和各位一樣:不是一下子就長大「成人」。同樣會被時代的浪潮載浮載沉。所以,寫這些人物之初,也就在「鄉土風浪」之中跟著前進。如今回首收集,發現自己的用字實在給讀者很大的不方便。

  這不是對與錯的問題。因為在這「台文」(即漢學)早已遠離人群:而「台語」的文字化又沒個著落的年代裡,不是用觀念中單純的對和錯的二分法就可定論。

  所以我決定將它們整修整修,好讓大家能讀得順口。

  不過,在寫作期間又發生另一個問題。

  當年寫街頭人物時,老記惦那些「風雲一時」的人物。他們或影響某段時局,或給人留下一段不算短的「口語」或「傳說」。例如 : 「英台」,在埔里是瘋子的代名詞。自民國四十年代就被流行,至今仍隱隱約約地殘留著。還有,械鬥時代的武風殘渣,至今連修心強身的太極拳也很快地在這裡「四分五裂」。

  是福?是禍?幸與不幸?我只留下記錄和感想。不作評論,也不說教。告訴你,很不幸的是:好多事件我自己都或深或淺的被「攪」了進去。這當然很「衰」,卻也使我得到許多「資料」。所以我還蠻喜歡自己這大半輩子的「衰運」。而且喜歡得有些「急」了一點。因此,在集這本小說的時候,一股「婉惜」的情緒推擠著我,使我寫下那些有關拳術和拳師的故事。不過,我還是有點怕。因為「故事」還在進行著。

 

 
【在工作室】 【眉溪寫生】 【往盧山溫泉】
 

 

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