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梁坤明的藝玩>玩圖弄字

山野草


01.兔兒菜

兔兒菜又名小金英

其表膿消腫的功效

見諸民間實例驗證

文.圖/梁坤明

 
 

  草藥書裡寫的兔兒菜,民間通常叫它做「小金英」。但在漢方醫典所錄的「大金櫻」「小金櫻」,常被「先生」們寫成「全英」(金櫻狀似薔薇,而全英是小草)。如此謬誤歷來是屢見不鮮。

  兔兒菜確實曾因為生長的泥地與季候關係,形成葉相與株態的差異,而有大金英與小金英的分別,在病理療效上亦有差異,再經蒙上民間傳說,就顯得神乎其神了。

 

兔兒菜軼事

  兔兒菜,任它是大金英或小金英,都有它既定的解熱消腫療效,只是小金英常被用在急症上。

  記得十幾二十年前曾在報紙上見過有關兔兒菜的連續報導。事因是:有個婦女得了于宮癌,長了一個團狀腫瘤。因為寡婦家貧,沒錢就醫,鄰人告知兔兒菜可治,她就以之當餐,日日食之。十數年過去,兒女都長大了。有一天兒子想起母親患有于宮癌,現今不知病況如何呢?便帶母親到以前那家醫院,經醫師再三查對早年病歷與檢驗,原先那顆腫瘤已全然不知去向,醫師不禁好奇請問:「阿巴桑,妳是吃啥好的?」

  這位阿巴桑當然不 明白 醫師想明白啥!但腫瘤的消失也確實令她驚訝。於是她說:「這十多年來,我每天都拿小金英仔當菜吃,可能是這樣的關係……」

  她不明白,醫師也一時不明究理。消息傳開來,引起一陣子討論。最後的結論是:凡屬藥物,未經醫師認定或衛生署檢試合格者,皆不可使用。

  阿巴桑疑惑地說:「那是我乎日的菜食,不是藥物啦!」

 

去膿消腫

  「小金英」兔兒菜一度曾是宜蘭地區民間推崇的仙草妙藥,這樣說似乎又可扯出一樁軼事了。閒話就不用再傳了,在此真實來介紹小金英的妙用。

  話說我家么妹,婚後頭一胎的月子裡,乳房病變,學各上稱做「乳腺膿腫」,病狀是整個乳房成了個膿包球。醫師的診斷是唯有將乳腺割除,別無他法。換句話說,舍妹必定要失去哺育下一代的天職工貝了。

  這種判定卻令我老媽不服:「豈有此理:女人不能用奶子餵小孩,還能叫做查某人啊!」

  於是,老媽到野地採來一大把小金英。洗淨後涼乾了水氣,以手抓當量器,抓了兩把。先將一把放入燉鍋,同時放進一個綠殼鴨蛋,再注入第二道洗米水:用小杯子量一杯米酒淋上,便開火燉煮。然後將另一把小金英和上烏糖,在石臼裡細細地搗成泥。把草泥敷在乳房上,把燉好的湯要公妹喝了。如此,經過五日連續療程,么妹乳房裡擠出的奶水,竟然完好如初,膿包已然不見蹤跡。

  事後,么妹問老媽:「這草藥怎會這麼厲害!」

  老媽說:「我哪會知!這是古早傳落來的祕方……」

  雖然這答案並不科學,小金英的療效卻真實應驗。

  其實這小金英燉鴨蛋的配方還可以治腮腺炎。不過有個小麻煩,就是鴨蛋。由於傳統的說法是綠殼的,而現在市面上的鴨蛋幾乎不見這等貨。因為只有土蕃鴨與深色毛質的黑肉鴨牙生得出綠殼蛋,一般白毛鴨是生不出來的。之所以挑綠殼蛋是因為它含有鴨蛋特質的成份較濃,可得較好的療效。但,也不是說白殼蛋就無效,只是效能慢了些。萬一面對猛症,可能延誤療程。

 

自然法則中的平衡素

 
 

  古代中國,絕不像崇洋學者們說的,沒有物理化學的科學觀念。遠在唐朝,流行煉丹術和冶金術,只因為用了一堆晦澀文字和神話今人不解,再加上也造成了某種程度的為害,而不被探究,民間則依舊採行其「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自然物療法。當今世界,已有不少國家開始回頭尋找「元素成份提煉」以前的自然醫療法,因為他們相信,自然法則中,有其自成體系的「平衡素」

  可能是因為中國素來人口多,為了養家活口,老想些既快速又現成或省錢的方法。清末義和團的出現,凸顯了中國人生命思想的急轉彎,從「經外」到「媚外」,西學大量引進,成為優勢。中國千年以來的經驗法則與智慧,只差未成就為理論及學術遂相形見絀,不了了之。

 

務必求證

  我在野地或廢耕農田裡採草的時候,常被告誡:「曾不會吃死人啊!」其實這也是我自我警惕的言語,非得找到醫典、古籍以及實證,我是不敢輕易用藥。因為「人云亦云」亦是一病,輕信民間的「澎風仙」又是一病。因此,希望讀者大眾要有「求證」的科學頭腦。別忘了佛典裡說:動物是「果報身」,市植物是「依報身」。所謂的反求諸己,即是要想想自己到底真正地「知了多少道」。

 

下一頁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