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梁坤明的藝玩>玩圖弄字

埔里早期畫家蕭木桂


前言

 

 
 

  埔里是個山清水秀之地,照理說,這兒的文化事業必然澎湃,可是,事實並非如此。

文明的列車要走得正確,必須有「文明」與「經濟」相平行的軌道,才能有無限前程。

 

  台灣的經濟,在日據時代可以說是極為不長進。那五十年間。日本人建設台灣的目的是為了他們自己人有溫暖的寶島可住,根本就無意讓台灣人過得安穩。

 

  原本到這仙島蓬萊仙島上生活的人,本來就只懂得拓荒的苦日子,加上日人的侵擾,更不見天日了。本省人習憤於問人「你吃飽沒」。未經事故的現代人以為這是一句很不體面的話,豈不知這句話證明了台灣有過一段吃不飽的時期,同時也表現著濃濃的同胞愛。「你吃飽沒?沒吃飽?來!我家還剩看一點粥。」也許當時窮怕了,到現在這飛黃騰達時代似乎還有餘悸。

 

  也難怪,吃飯都成問題,還談什麼文化發展。能上「公學校」已經不錯了,成年人能進「民教班」(夜校)學漢文已算幸運,至於吟詩唱詞那可是難得,對於藝術的需求,簡直是連作夢都不敢想。

 

  但,我們不能因此就斷言:當時的埔里沒有藝術家戶只因為大家吃飯都難:哪還有餘力談藝,因此,群眾與藝術家之間有著鴻溝。這種時代對群眾是無奈的不幸,對藝術家來說,更是「生不逢時「。在本省早期能赴日習畫又遠渡西歐的藝術家,可以說是極少數的幸運者,那由於他們都有良好的經濟背景 ; 有些是富家名門,有些是貴人相助。可見,埔里是個離城市很遠的山鎮,名門貴入本來就不多,能有雅興的,又是唯日本是好,全是些無我的殖民思想。如此,埔里早期的藝術家所遭遇的命運可想而知。對他們來說,這是個嚴酷的考驗時代。多數在生活的洪流中沒頂,大概也只有蕭木桂先生這位從事教育工作的畫家是比較幸運的。

 

下一頁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