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梁坤明的藝玩>玩圖弄字

埔里美術發展史 (日據前至一九九零年六月)


一、日據前

 

文 / 梁坤明

 
 

  埔里在日據之前,可以說沒有什麼美術活動可言。因為當時是土著族、平埔族和少數漢人為生存空間爭鬥不休的時期。如果一定要說有,那也只限於生活用品的製作。但應該屬於「文物」,是表現群居階級和信仰的產物。早年生活在埔里的土著族只留下石棺,可是多數已被日人掘去,只有少數倖存。而平埔文物更加難尋。

 

  並非因為找不到遺物考證就說他們沒有美術活動,而是由於他們只在生存空問裡裝飾了個人的記號,而未曾在群居社會裡有過推展文化與精神生活層次的活動。也許,他們的物質與精神融合在生活裡,已無需特別的活動。而物質文明興盛的現代人,反而需要專業的活動來助長精神的提昇。

 

  當時,埔里被開發的地方都是河岸。如烏牛欄、阿里賽、大瑪璘、日北、雙寮、牛眠山,和後來的大湳、大肚等地。除外,盆地內是雜林叢生,日據前雖有漢人散居,也只忙於爭地,無暇進行什麼美術活動。或許,那些古厝牆上的字畫,可算當時美術成果,但作畫寫字的人卻都不是在地人,從懂存的現場來看,以鹿港來的劉沛然為最多,也最佳。但他也只不過被視為工匠而已。

 

  現今埔里的古厝年逾兩個甲子的已不多,它們都是在清台時期所建造的。按理說:除了壁畫以外有可能還收藏了一些掛抽中堂和聯對之類的書畫作品,也許是沒有保存好壞了,或是賣掉了,連一聲可惜都不知從何說起。據說水蛙窟的張家古厝被拆除之後,大廳的壁畫有一幅鄭逢猶的「壽翁圖」被親屬取走就下落不明了。至於劉沛然的掛軸卻很幸運地留下一幅在一位姓陳的老師家裡。

 

下一頁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