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報導

鄉土的呼喚-沈政瑩的藝術人生觀

文/宋金玉

 

藝術人生

沈政瑩老師的藝術家庭曾經,被畫友稱為畫壇的苦行僧。

說得很是,沈政瑩也不否認。他以為,追求藝術的人生,本就難以得到安穩與平衡。本就難以得到安穩與平衡。但就因為這種落差富有極大的挑戰性,使他甘冒生活的苦澀,去面對那絢爛而艱險的旅途。庸碌生活,偷得浮生幾時閒,不忍棄捨作畫,勞累的四肢,亂步走過了五十多年。

漸漸的,挨餓慣了,挨罵也慣了。

 

畫家條件

日月潭的山光水色是入畫的好題材美術社團上課的開場白中,沈政瑩常講「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名畫家,就看他有沒有堅持幾個條件...」

那些條件並不是天份、才華,也不是興趣,而是意志的取向,是一種責任,一種自我期。

要成為創作或欣賞者,也是由自己決定的,雖則明師指點的確頗為重要。但指點也會導致陷入迷宮,越指點越迷糊。

如臨摹、抄襲、與觀察、思考,嘗試創作,常是兩條路。誤入歧途,走進臨摹、抄襲的窩臼到走不出來的出品者大有人在。

創作者可成為名畫家,臨摹者卻只是在玩畫具而已。與其欣賞抄來的畫,得意洋洋,不如多瞭解好作品的好在那裡,成一個夠水準的欣賞者。
有沒有認真地去關心文化藝術?注意去看一些相關書籍,端詳一幅畫,聽專家講解內涵?學畫有沒有認真,還是混著玩的?筆法、構圖、設色,前人的經驗如何應用於自己的新題材?

觀察一草一木,花鳥蟲獸,山光嵐影,加上造境,所謂外師造化,必有所得。

但要是看歸看,回去照抄不誤,畫的永遠是別人家的牡丹,別人家的山水,別人家的小橋、茅舍、農莊,連人家的錯誤都照單全收,沒有責任,沒有期許,當然不會創出好作品。

一個有研究繪畫史,涉歷創作經驗的欣賞者,是幸福的。因為他懂畫,看得到作品的靈性,不會收藏到假畫而自欺欺人。而不幸作為一個創作者,沈政瑩卻常自我安慰,且少人相信他總是吃不飽餓不死地那麼存在著。

 

心路歷程

牛洞沈政瑩一九四三年生,原名阿東,筆名綠冬,喜好文學藝術。

從魚池國校一年級美勞課畫香蕉跟橘子開始,陳登山老師和四年級時的賴樹山老師一樣,都將他的圖畫拿到一二年級的教室去陳列、佈置。五年級時,到埔里醒靈寺遠足,他還曾布著畫具,現場寫生二幅臘筆風景畫呢。

魚池初中三年,沈政瑩受林義方老師的啟勵,家長會及幹事鄭信源先生註冊費的資助,林金河、慮忠儀、和周曉瑛同學友善的關懷,完成作品一百多件,雖然畢業送畫紀念,校長、老師、班上同學都有份,然而求學的困頓,受到獅友的照顧-供紀高級顏料,支付什費,傷病扶持,壞天氣送借雨衣...雪中送炭,那種恩惠友情是永難忘懷。

初中畢業不久,兄弟分家,不幸際遇開始上演。

兩兄弟各成一家,他與老母親、一妹妹、兩個弟弟合一家,失怙多年,他任家長,從此過著勞累奔波的日子。

這期間,他始終在半工半農中,克苦克難在寫作繪在寫作繪畫,參加祝壽美展,寫作協會,近十年間,作品並未進步。

近十年的摸索,像穿過隧道,文學藝術的旅途上不見天日的挨過。

 

擠出窄門

山城農家當海軍時,在坦克登陸運輸艦上,承辨暑期青年育樂活動海上戰鬥營,遇見畢業自政戰學校美術的顏昭蓉女生總教宮。五天的午間,每天一小時談畫,沈政瑩理出了一條開發畫藝之路。五小時勝過十年,顏昭蓉點破他自我摸索的瓶頸,真是茅塞頓開。讀什麼書,如何觀察,如何取材、下筆...原來,窄門外,空間是無限的廣闊。

退伍時,母親欠安,家計空乏,小塊田地荒蕪,真是慘不忍睹。

留守一年後沈政瑩到台北流浪,數年的徒勞,極思安定,於是改進信華台鐘毛紡織廠做保全技工。上班外,得以自修通過教育行政人員普通檢定考試,並在遲到早退連連的趕場中,從新莊、樹林,到台北,換三段車,在「中國藝術學苑」上美術科的正規課程。

接受林惺嶽指導素描,劉景偉教水彩,及幾位美術科糸專家學者藝術理論的灌輸。
當時,美術科班上的學員八十多名,多是國小教員準備檢定國中師資的同好,是以沈政瑩所受課程足可提昇創作乃奠定教學之用。

其後,作品先後入選全國美展,全省美展、台陽展、南部展、北高市展、台灣區勞工金輪獎等。

 

志趣相投

日月畫會以人物畫為主題時當一九七一年,在毛紡織廠工會室,沈政瑩利用工餘開起美術課來。其夫人女畫家李勤英亦為其入室弟子。

一九七二年,物資波動,轉行做美術廣告。後在桃園被大卡車撞幾大腿,回鄉療養,就在魚池開一年店子。一九七五年,與劉啟和老師,及魚池國中學生,校友舉辦「美晨畫展」,此應為一九九四年成立的「魚池美術會」前身。

一九七六年遷居埔里,加入南投縣美術學會為創會會員。

一九七九年入眉之溪畫會,首次個展於埔里南風畫廊。到一九九八年初夏,計開個展二十一次,出品有水墨、水彩、油畫、紙漿塑畫等類。

沈政瑩有二女四男,是個美術家庭,雖常三餐不濟,卻能安貧樂道。

十年前,為了加強肖像、人物畫之研練,與詹德修、蕭德修、蕭茹炎等畫友成立南投人體畫會日月畫會,凡藝文活動,當眾揮毫,即興畫像,都熱烈參予。

沈政瑩小時候常想:肖像畫是最困難的,等全心投入,卻獲不少心得。多年來,畫像數百幅,接件交貨,鮮少為人知。諸如南光國小校史室內,懸掛著的近年兩任校長,六位家長會長油畫肖像,皆出其巧筆。

傳神,逼真,永恆之美,日月畫會十年來的人體畫展,使人體之美,人物畫之欣賞被大家接受,並未引起色情與藝術爭論,且廣為收藏,此種狀況,在淳樸、保守的本縣風土民情中,是始料未及的。

 

創作理念

描寫與表現,如何拿捏,常決定於作者的意識與靈性。眼前的景物若是美的為何要將它變形、變色,甚至塗毀,以達到突破風格與眾不同呢?
沈政瑩常寫生,趕在一定時辰完成畫作,是要呈現臨場感。鄉土的題材,類別多,量大,因為時光不留情,環境會改變,珍惜每個階段的現在。

自我期許,他謹持著多探討,多創作,發揮個人的表現空間。

 

索畫軼事

楓香曾有人對沈政瑩說:

「我很欣賞你的畫,最近新房子剛搬進去住,有頭有臉的人物常來坐坐泡茶,那一大塊漂亮的牆壁,如你願送大幅好畫,一定生光不少!」

令畫家最難忘的是,那星期正因收支失算,跳三張票,尚未解決。

又有一次,某單位花了八千萬造一棟大樓,落成之前,該單位公關人員打電話給沈政瑩:「我們大樓完成了,主管知道你的作品好,是否可送一幅大作,增加主任辨公室的光彩?」

當時預定收入的鐘點費遲發,房租金逾期未給人家,面斷炊之際,教他如何去做人情?

 

放手畫去

沈政瑩記得有個天份很高的同業,常提起:早年只有他與梁老師待頭寫生,停筆十多年了,因為討生活不易,想等有房子住,有飯吃,有空閒,會再投入繪畫。

又遇十多年,那個同業還沒再動筆。

沈政瑩堅信,人生不能等,只要有一點力氣,就撥些用於創作,作品可使有限的生命留存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