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黃義永藝文館>鳳聲館

藝文札記

埔里真好

 

--埔里真好--

 
【青年二十二五時,高鳳聲的俏模樣,與夫君義永、長子泰景合影,微笑寫在他們的臉上,幸福長駐心頭。】
 

據美國心理醫學博士研究報告,人一生中難免會遇到尷尬的時候,記住,要把握住那尷尬約一刻,它反而能成為我們進步的推動力。
一向極少外出的我,又曾在位於半山腰上的日月潭國小宿舍住了八年真有如井底之蛙,不知外面的世界變化之多,進步之快。學校環境也是,有一次很意外的發現母校埔里國小的校園與教室建築全面改觀,驚訝與高興之餘冒出一句:「哇!學校面目全非了。」在場的一位陳姓女老師馬上糾正我:「應該要說煥然一新才對。」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埔里,使我們生活上比別人有更多的享受,無污染的空氣,美麗的天空,秀麗的山水,鮮美的蔬果,還有許多馳名的土產。居家也普遍自由而不複雜,郊外更有許多美麗的景色,不必消費就能享受到寧靜之美的自然空間。上蒼似乎特別寵愛埔里,所謂智者樂山,仁者樂水,在埔里隨處都可以找到,令智者仁者所樂的家。女兒體諒我為家裡瑣事的辛勞,偶而也會帶我共騎摩托車,讓人神氣,而不是讓車神氣的方式,到郊外繞一圈,一路盡享美麗的景色,空氣,視野廣闊,無墨的山水畫面展露在眼前,世界真美,活著的感覺真好。可以忘卻所有的不如意。
馳名國際的雕塑家-楊英風教授,走遍世界各地之後,居然選擇來埔里定居,我們曾與他閒聊之際,他說大家到國外都只看到一面而沒有看到兩面。張勝利老師接著說,看過報導說埔里是居世界上好居住地方的排行第十六位,我說那我們雖沒有許多錢財,而能住於埔里不是也很富有了嗎?楊教授說是的。多麼開心呀!埔里人真該好好的惜福

 

--什錦菜,共襄盛舉--

埔里人還共同擁有一份別人所沒有的精神食糧-埔里鄉情、鄉親、土親、物親、有熟悉的話語,親切的心聲,埔里人似是個大家庭,它能促進我們更和諧、進步、愛乾淨、環境美麗的埔里有可愛的人…我心裡由衷的感謝那在背後做推動文化工作及創刊者-黃炳松先生,同時也感激所有出力、出錢、不斷協助出刊的幕後功臣,造福鄉親,功德真是無量。
本期主編提出的編輯內容,構想有趣、新潮,竟以「美麗不是我唯一的驕傲為口號,來激發埔里的女性執筆,共同完成「吾鄉女子」的專輯。當然,埔里女性有許多美德兼備,才華不凡者,反觀自己,愧甚!初中教育程度才學疏淺,筆醜文陋,更談不上有美麗的驕傲,主編抬舉,居然也分配給我一份沒有指定題目的作業,大概如俗話說,吃魚吃肉也得要有青菜來搭配吧!
實話實說,執筆對我來說並不輕鬆,不如暫把「吾鄉女子」專輯視為大型的自助餐盛會,對我這個天天要做菜的家庭主婦來說會容易些。屆時一定許多佳菜美餚,山珍海味,色香味俱全,各具特色,應有盡有的美餚出籠,供鄉親們品嚐品嚐。那麼,我就來負責平淡口味的,以話家常為材料,名人的金玉良言為調味品,希望烹調出一道合口味的什錦菜餚,湊湊熱鬧,以共襄盛舉。

 

--豌豆與空心菜--

 
【高鳳聲2003年9月攝於法國隆河畔風采依舊不減。】
 

說到美女和菜餚,使我憶起民國四十三年的一段趣事,當時升學難,求職也難,想進銀行界服務的小姐,首要條件,要長得美,如能有好的背景就更容易,能力是可以學習的,因此銀行小姐有如選美出來的,個個長得美極了。(後來我同學也有三位進銀行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銀的王小姐,當時交通工具連腳踏車都還不很多,所以上下班時間很容易看到她婀娜多姿的倩影。
正值十六、七歲的我們幾個要好同學,在我家嘰哩呱啦的對王小姐的美與打扮品頭論足。竟被家父高慶宗聽到而參與我們的談話中:「美麗的小姐有如豌豆,必須還要加上肉片、魷魚、香菇;等等佐料才能顯出它的高貴,就如美麗的小姐,還要加以打扮與化菑~更能增加她的美一樣。而一般的小姐有如空心菜,要煮、炒、拌,有油沒有都一樣可口和受歡迎。」
家父的這一番話,含義之深,言語精妙,正意味著女人外表的美與醜和豌豆與空心菜本身並無罪,也不重要,但重要的是要有精神的內涵,要有空心菜的堅忍生命力,善解人意.凡事能設身處地,將心比心.多為別人想想,待人處事,除了有禮,還要有誠。家父對我的種種教導不敢或忘,我也不斷的在學習。他老人家今年八十有三,相信他還記得這段往事。

--空心菜的女人--

婚後,與老公聖蜂(黃義永)聊時,曾把這妙喻說給他聽,他卻笑看調侃我說:「那是因為爸爸的女兒全是空心菜嘛!」哈!說得好.命中註定他只配娶空心菜型的女子為妻。
有人說生緣卡贏(勝過)生美。只要樂觀肯上進,求取實質的內在,人緣自然好,如空心菜的外表雖平凡,卻含有不平凡的精神與實用的價值。
埔中第九屆兩班女生,活潑可愛,幽默善良。畢業後,升學或就業。到適婚時,內、外銷都有,各自東西,如今,年已近半百,漫長的歲月並沒有沖淡我們的感情,彼此之間,一直都很自然,和諧。而且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就是很愛笑,記得剛升初三時,到南投參加歌唱舞蹈比賽,賀蘭以夏威夷電吉他伴奏,洪櫻紅與我合唱,賀蘭的琴藝當時已非常出色,使人瘋迷,叫好。舞蹈有童月春、陳佩珍、陳麗容、翁照美、由巫玉蘭老師的千金指導,舞藝出色,表演時又都面帶笑容,不但舞得好,又笑得可愛而贏得如雷的掌聲,當然是冠軍囉!
記得非常清楚,中午休息時間,南投婦女會會長對埔中的表演稱讚不已,於是提醒其他學校未出演者,要笑,要笑得如埔里的一樣,才有愛嬌之美。竹山一位國小的吳老師也直叮嚀他所教導的芭蕾舞,獨跳天鵝湖者要記得笑,很奇怪,其他學校的表演就是都面無表情,可見「笑」是多麼重要。最近姪女去日本才兩個月,竟學會了彌足珍貴的可愛笑容回來,我說這不啻是一樣大收獲。
我們這一群因為愛笑,所以人緣特別好,而且,也許是物以類聚吧!大家都過從極為親蜜,我敢冒著險說他們也是空心菜女人。尤其是王秀英更具代表性,待人處世。面面俱到,她侍奉已故的祖母、公婆,付出相當多的愛心和耐心,生有二男二女。都已成家,她不但是我們的好同學,也是好婆婆、媽媽、奶奶,有她在揚,就有笑聲與安全感.她的家似我們的娘家令我們感到親切,她家人的親切配合與表現,往往令我深深感動。在她家可以享受到一份自然、親切與溫馨。國外和外地回來的同學,她都義不容辭的接待,以致她的家自然而然的成為同學們的第二個娘家。她寬宏大量的胸襟,肯付出愛心,為同學有機會就相聚的付出也很多。我們也時常分享她在家扮演多種角色的樂趣,兒女和媳婦見到我們都會阿姨長阿姨短,大女婿是有為且對部屬又有愛心的軍官,善解人意,我們幾個喜歡叫他"女婿"過過乾穩,孫兒叫我們一聲阿婆,心裡更感無限歡喜,她平淡的美德令我欣賞。
總而言之,樂觀進取,平易近人,年齡可以自我掌握,對樂天知命的女性構不成威脅,老女人,只要有特性仍然看得順眼,不討人厭,做做空心菜女人又有何妨?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