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黃義永藝文館>向山館

日月旅社

日月旅社的傳奇

 
【日月旅社典雅古樸內有雅緻庭園】
【日月商城破土典禮】
【八號房的內部擺設】
【八號房的庭園石】
【鋸齒型屋頂配上日式玄關屋頂】
【向山山莊改名為龍向山莊】
【和室門上的美麗窗花】
【咖啡色的棋盤】
【日進月步的賀匾】
【伉儷情深(同遊巴黎塞納河)】
【龍向山莊經常高朋滿座】
 

台灣光復初期在目前埔里公路局車站對面有一間日治時代留下的「日月旅社」,與日月潭涵碧樓同一等級,在日治時代都為一位日本人元田一世所有,光復後,有意轉讓經營權,於是黃義永父親將它買下與幾個朋友共同經營。

當時這可是埔里最大的旅社,佔地約有一千多坪,庭院內種有十一棵高大的松樹,風來吹動樹梢,松濤洶湧,非常涼快,此外還擺置了許多庭園石,設計如日本庭院般的雅緻風格。

也因家中需要人手,黃義永平日除了教書、作畫之外,還要幫忙旅社內的工作,非常辛苦。

就這樣日月旅社陸續經營了三十年後,因父親不善從商,又與共同經營的朋友理念不同,才結束營業,改建為埔里首座結合市場與公寓的房子「日月商城」,當時在動土典禮時,還請來許多的政要名人剪採,非常轟動,可惜,這座商場難逃一九九九年的九二一大地震的浩劫,現已夷為平地。

一、皇室行館-八號房

在此不得不提到一間非常特別的房間,也就是日後黃義永將它遷移到向山山莊(龍向山莊),供一些文人朋友到來時落腳的房間。

日月旅社在日治時代有一房間是專門留給日本皇室來訪時住宿的行館,整個房間的樑柱沒有釘一根釘子,全部以木栓結合,房間造型更是參考日皇居所的規定建造,如以松樹、茶花的圖案雕製的精緻門窗,內部裝璜用的木料也採用花樟木與檜木等非常高級的木材。利用二根櫸木做為支柱將壁龕隔而為三;左邊上方是漆以生漆的竹編夾板,只要用手一頂,就可翻開,內藏有二隻武術刀,有密道可通往護衛官的房間,以防主人招受偷襲;左下方是一個大的櫃子,做為寢具存放之處;壁龕右邊的底板則是用三片大塊花樟結合而成,感覺非常典雅。

台灣光復,黃家買下這間旅社之後,得知這房間的特別來歷,就更加珍惜維護,將這房間編為八號,人們就稱它「八號房」。

所以當旅社結束營業,要重建商場時,特別請專家來拆這房間,但很可惜,在屋頂的部分,有些結構非常特別,互相銜連,只要拆下一片,整個就全散掉,很難復原。

二、向山山莊

結束了旅社的經營,一九七六年黃義永在埔里高工附近找到一間托兒所用地,佔地約有五百多坪的地,因久未使用,以致草木荒蕪,但黃義永看到這地方樹林茂盛,環境幽雅,非常喜歡,就決定將它買下,整頓好做為自己的新家。

他花了很多間整理庭院,並將日月旅社五分之一的庭園石搬來這裡擺置,一些鄰居看在眼裡,暗笑黃義永的傻勁,什麼東西不搬,要搬石頭,但是後來楊英風教授與朱銘大師來訪時,則稱讚黃義永真有眼光,懂得搬這些石頭來佈置庭園,讓整個庭院更有禪意,這才有遇到知音人般的欣慰。

托兒所持有人原是個回教徒,房屋的建築很特別,屋頂建造成鋸齒型,大門有龍雕和一些宗教圖案,還好把日月旅社的日本玄關搬來架在這裡的大門上,剛好把那些圖案遮住,非常恰當,二種不同風格的設計,結合在一起,一點也不突兀。

玄關的屋頂原是銅片製成,但經拆除之後受損,無法使用,正在傷腦筋時,畫友梁坤明的父親,剛好從日本回來,知道這種屋頂的結構造型,才得以鐵皮仿製,並保留在頂上代表日月旅社的「日」與「月」的圖形,真是一位巧匠。

這樣也得以讓日月旅社的八號房能有地方重現,完成黃義永的心願。

原來黃家是住在市街中心的龍眼腳,生活環境很便利,所以起初搬到向山山莊,離市街中心有一段距離,因缺乏交通工具,每次回家就要叫三輪車代步,很不方便,家人都嫌這個地方太荒涼。

時過境遷,以前是偏遠的虎頭山,後來逐漸熱鬧起來,與街上的距離也感覺縮短了,旁邊還有一所學校-埔里高工,環境幽雅,人們每天早上都喜歡來到位在台灣地理中心的虎頭山做運動,聽著鳥兒鳴唱聲,走在登山的步道,隨著芳多精的芳香,走到山頂,環視圍繞埔里的群峰翠巒,真是人間天堂,這證驗黃義永當初的眼光是正確的,家人也就更加佩服他了。

因念及祖先是住在日月潭附近的「向山」這個地方,日後就稱此山莊為「向山山莊」。

三、雅緻的客房

重現的八號房就坐落在向山山莊大門的正前方,推開房門,映入眼中的一條長廊,右側是一間和室房間,推開和室房門,八號房的格局又重現眼前,十五張榻榻米大的和室房間。

脫下鞋子,走上乾爽的榻榻米,讓人難以想像這內部的草芯是由民國元年日月旅社新建時,使用到現在,這期間只有翻面過來加上表層的草席,內部草芯用了 九十一年仍然完好,這可要歸功於細心的維護,平日除了要常抬出去曬太陽之外,在榻榻米下還舖了一層木炭,才可避免受潮損壞。

和室門上的為雕著非常漂亮的茶花窗櫺,榻榻米上放著一個四方形的咖啡色木椅,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這不是椅,而是棋盤,在其側邊,還隱約可見「日月旅社」四個字,當初由日月旅社搬來時還有用象牙磨成的白棋,與用黑膽石磨成的黑棋,一付材質特殊棋子,價值非凡,目前在日本約值二千萬日幣,後來被親友拿走了,只留下這個棋盤和一付替代的塑膠棋子,好讓雅士訪客能在這日式房間對奕,感受一下當時的情境。

在窗子上方掛有一幅墨寶,斗大的「日進月步」四個大字,代表給「日」「月」旅社的一個敦勉,旁邊還提有恭賀之辭:

「埔里社街深在蕃山中成一都會

田野夙開黎庶繁衍

宛然有武陵之想

原田氏新築旅館

地高望豁庭池浩闊

為此間之美艷

名館曰日月者無奇

乃書以祝將來之發展隆昌

明治辛亥春日

東奧左達山」

字跡蒼勁有力,雖紙張已見泛黃又帶點水漬,但這樣更凸顯出這名扁的歷史意義。

壁龕仍然保留原有的設計,尤其是密道的竹編隔板,為了保存這片竹篾,特別再請人用天然漆處理過,以防腐壞,歷經九十一年的時光,這片隔板看來還是完好如新。視線往下移動,在櫃子上擺著一座由旅社留下來的紀念品-古鐘台,一隻仰頭邁步的銅馬站在上面,讓你仿彿回到過去的時光。

錯放在床角的幾個繡工精細,有松鶴圖案的圃團,內裡的棉花,也是由日治時代留下來的,這不得不敬佩這個家對古物的珍惜與維護。

接著目光被一個個質樸的陶藝品吸引住-黃義永十幾年前的作品,分別擺置在一個當時日月旅社內做為置物櫃的櫸木框,這些作品造型都非常古樸,其中有一個還在陶罐上附粘上朵朵的梅花圖案造型非常生動,與這間房間的佈置相得益彰增添不少典雅氣氛。此外牆上還有幾幅精美的藝術畫作,其中有一幅是黃義永的水彩風景畫,讓房間增添幾分藝氣息。腳落的一台後來才買的電風扇,為了配合整個房間的古典,也做了手腳,將它漆成古銅色。

走出和室,看到長廊的壁上掛著一個由日月祣社留下的裝飾物-牛角花器,就地取材,利用台灣的水牛角做花器。巨大的黑色牛角上刻著牧童吹笛的畫案,線條簡單有力,利用牛角的中空特性,可盛水做花器,在其根部鑽一個洞,剛好可掛進牆壁的釘子上,成了很美的造形佈置了。

長廊的盡頭是一張由姑婆留下來的嫁妝,提到這個梳妝台上的三片彩繪玻璃,黃義永很得意的讓我們猜,看看那一個是經過他的巧手補修的過的,結果我們都猜錯了。他笑著說,有次文建會主委申學庸來訪,他就展示這個傑作,表示會畫圖的好處,遇到圖片受損,就可以親手來個天衣無縫以假亂真。

值得一提是在長廊盡頭左轉的盥洗室,那片門也是由日月旅社移來,造型簡潔雅樸,但為了配合此門較為低矮,做了修改,黃義永對八號房的保留,真是用心良苦。

在這兒重現的八號房,我們不難看出當年日月旅社的風華,黃義永夫婦平日非常好客,黃師母平易近人更煮得一手好料理,除了讓眉之溪畫會在創會初期以此處做為聚會場所之外,也用它來招待外地來埔里的藝文朋友,讓來埔里的親朋好友有個落腳之處。

因為這個因緣,讓這間具有歷史價值的八號房雅室,留下一則則令人回味無限的精彩故事,為山城的埔里小鎮增添無比的藝文氣息。

李淑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