埔里藝站-埔里藝術家數位資料庫

黃義永藝文館>聖峰館

日月潭之美

黃義永的畫冊前言

 

 
【黃義勇夫妻】
 

一、 使命感:
不久之前接到一通電話,是從日月潭打來的:「喂喂!黃老師嗎?我是您以前的學生游裕銘,今天下午老師有空嗎?我想偕日月潭國家公園風景區管理處林處長下埔里去拜訪老師…..」我們約好下午五點左右見面。雖然林處長我們已經見過幾次面了,但今天是頭一次到我埔里工作室-龍向山莊。

原來是由我的學生游君推薦,介紹說到我在四十、五十年代十多年於日月潭當了十多年老師,在這期間有感於日月潭之美,我常利用課餘有感於日月潭之美,畫了好多以日月潭為題材的曾用水彩畫過好多以日月潭為題材的作品畫,未曾發表過,所以特地前來邀我把這些四十多年來的日月潭的畫作整理出一本日月潭之美專輯。

也因地緣與鄉情的關係(因我祖先四代住於日月潭-向山仔),自從日月潭國家公園管理處成立開始,看到前任王處長及現任林志銘處長及他們的同仁們大家戰戰兢兢,為日月潭國家公園而打拼,實在令人感動,所以凡是說到可以為日月潭有可以效勞之處,我都義無反顧,欣然答應並且努力以赴,這一次亦然。

我將從民國四十年、五十年代至今,將近四十多年來所有以日月潭為題材的水彩畫數百張作品數百張中,挑出八十多張較俱具代表那個年代意境的畫作經過整理成冊,希望能將日月潭的自然融入人文,並可為日月潭風光的描寫添增多彩顏色。

原來是由我的學生游君推薦,介紹說我在四十、五十年代十多年於日月潭當老師期間,我用課餘有感於日月潭之美,曾用水彩畫過好多以日月潭為題材的作品,未曾發表過,所以特地前來邀我把這四十多年來日月潭的畫作整理出一本日月潭之美專輯。

也因地緣與鄉情(因我祖先四代住於日月潭-向山仔),自從日月潭國家公園管理處成立開始,看到前任王處長及現任林志銘處長及他們的同仁們大家戰戰兢兢,為日月潭國家公園而打拼,實在令人感動,所以凡是說到日月潭有可以效勞之處,我都義無反顧,欣然答應並且努力以赴,這一次亦然。

我將從民國四十年、五十年至今,將近四十多年來所有以日月潭為題材的水彩畫作品數百張中,挑出八十多張較俱代表那個年代意境的畫作經過整理成冊,希望能將日月潭的自然融入人文並可為日月潭風光的描寫添增多彩顏色。

 

 

二、 凡曾走過,必留下痕跡:
民國49年(1960年)的10月國民小學第一學期剛開學不久,有一天校長召見,說明原委,要我與一位前服務於埔里國小的舊同事互調,前往日月潭國民小學服務,當時我才二十出頭的青年,心想調那堻ㄤL所謂,何況日月潭又是自己的故鄉,沒想到這一待就是十二年多一上任,人生的重大事如就在那邊去當兵(服兵役)、結婚、生子都在那段時間完成,而且一待就是十二年多,但是俗稱道到:「賽翁失馬、焉知非福」

就是因為在那邊受到幽美環境的薰陶下,又拾起畫筆,重新開始畫畫,至今回想起來,無怨無悔,更沒有想到在那邊十二年的教學生涯裡,終於在四十年後慢慢有豐碩的回收,很多舊日我的學生,現在都成為地方士紳,如前任鄉長謝明謀也是以前教過的學生。

尤其在921地震後日月潭百業蕭條,尤其觀光業實在慘不忍睹,為了振興地方觀光產業,於民國89年(2000年)元月24日,日月潭升格為國家公園風景區管理處,日月潭風景管理處並為凸顯地方特色,經申由學生楊明山縣長、及陳錦倫議員推薦,偕前任觀光局長張學勞先生、前來寒舍,邀我的一幅水彩作品-「杵歌」,畫作做為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掛牌紀念標誌,我欣然同意,版權讓與使用中。

此時在國家公園管理處成立之後,與地方觀光促進會,密切配合,當時曾出刊一份日月潭觀光刊物叫「山中明珠」,主編,學生游裕銘君在刊物中曾介紹過我,:內容談到云「黃老師於民國49年調回故鄉日月潭國小服務,返鄉作育英才,對兒童畫的啟蒙與指導特別有經驗與心得。

在他指導下的資賦優異學生參加比賽得獎無數。課餘致力於在藝術創作方面,於日月潭國小12年間,深漢日月潭風貌如千面女郎、變換無常,不禁拿出紙筆捕捉日月潭風貌,光是日月潭一地,作品就累積了千張的水彩作品,可以說是台灣畫家中,最執著以日月潭風景為題材的創作者….」以上這些都是我的學生愛護老師的恭維話,實在是不敢當。

但唯有一點一滴以日月潭為畫題的執著,是千真萬確。沒錯,今一生一世,不斷地、不停地畫日月潭,但漸愧是至今還沒捕捉到日月潭之美的萬分之一。所幸我得天獨厚,曾在日月潭畔生活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每天徜徉於湖光山色之中。胸內孕育著一股自然靈秀之氣,明潭的朝暉、夕陰陽?瀲波光,已與我合而一,栩栩然莊周不知是蝴蝶,蝴蝶不知是莊周。

日月潭的塔水民國49年(1960年)10月國民小學第一學期剛開學不久,有一天校長召見,說明原委,要我與一位前服務於埔里國小的舊同事互調,前往日月潭國民小學服務,當時我才二十出頭的青年,心想調那堻ㄤL所謂,何況日月潭又是自己的故鄉,沒想到一上任,就在那邊去當兵(服兵役)、結婚、生子,而且一待就是十二年多,但是俗到:「賽翁失馬、焉知非福」,

就是因為在那邊幽美環境的薰陶下,又拾起畫筆,重新開始畫畫,至今回想起來,無怨無悔,更沒有想到在那邊十二年的教學生涯裡,終於在四十年後慢慢有豐碩的回收,很多舊日我的學生,現在都成地方士紳,如前任鄉長謝明謀也是以前教過的學生。

尤其在921地震後日月潭百業蕭條,尤其觀光業實在慘不忍睹,為了振興地方觀光產業,於民國89年(2000年)元月24日日月潭升格國家風景區管理處,並為凸顯地方特色,經申學生楊明山縣長、及陳錦倫議員推薦,偕前任觀光局長張學勞先生、前來寒舍,邀我的一幅水彩作品-「杵歌」畫作為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掛牌紀念標誌,我欣然同意,版權讓與使用中。

此時國家公園管理處成立之後,與地方觀光促進會,密切配合,當時曾出刊一份日月潭觀光刊物叫「山中明珠」主編,學生游裕銘君在刊物中曾介紹過我:云「黃老師於民國49年調回故鄉日月潭國小服務,返鄉作育英才,對兒童畫的啟蒙與指導特別有經驗與心得。

在他指導下的資賦優異學生參加比賽得獎無數。課餘在藝術創作方面於日月潭國小12年間,深漢日月潭風貌如千面女郎、變換無常,不禁拿出紙筆捕捉日月潭風貌,光是日月潭一地,作品就累積了千張的水彩作品,可以說是台灣畫家中,最執著以日月潭風景為題材的創作者….」以上這些都是我的學生愛護老師的恭維話,實在是不敢當。但唯有一點一滴以日月潭為畫題的執著,是千真萬確。

沒錯,今一生一世,不斷地、不停地畫日月潭,但漸愧是至今還沒捕捉到日月潭之美的萬分之一。所幸我得天獨厚,曾在日月潭畔生活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每天徜徉於湖光山色之中。胸內孕育著一股自然靈秀之氣,明潭的朝暉、夕陰?瀲波光,已與我合而一,栩栩然莊周不知是蝴蝶,蝴蝶不知是莊周。

日月潭的塔影、 村落、霞錦、山雨,歸舟、樵夫….讓我用水彩創作,表現自然美轉化為藝術美。

深居日月潭的人們都會覺她美好的讓人驚嘆、美得讓文人歌頌,自然風光綺旎的明潭,更是早年國家接待外國貴賓、元首屬國際級休息景點,真的是值得推薦的天下第一秀水。

記得早年為了推行兒童美術教育,每年由教育部推薦參加鄰國日本全國造形教育研究大會,民國81年(1992年),京都大會那年我也參加。晚宴時台灣代表團都會帶幾瓶紹興酒當作禮物。

團長吳隆榮校長介紹團員,說我是來自台灣紹興酒的故鄉-─埔里,就在日月潭邊,結果宴會甫一開始即有一位藝術大學的老教授趨前來敬酒,告訴我說:他於戰前曾經來過台灣日月潭遊覽,而讓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的是:「日月潭清晨湖面煙霧濛濛,一葉獨木舟劃破靜靜的湖水,從遠處傳來陣陣之「杵歌」聲,他形容此意境宛如天上人間….」,希望有生之年,很想能晚宴時台灣代表團都會帶幾瓶紹興酒當作禮物。

團長吳隆榮校長介紹團員,說我是來自台灣紹興酒的故鄉-埔里,就在日月潭邊,宴會開始即有一位藝術大學的老教授趨前來敬酒,告訴我說:他於戰前曾經來過台灣日月潭遊覽,而讓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日月潭清晨湖面煙霧濛濛,一葉獨木舟劃破靜靜的湖水,從遠處傳來陣陣之「杵歌」聲,他形容此意境宛如天上人間….」希望有生之年,很想再度重遊日月潭…」

 

 

三、 山居歲月
潛居日月潭湖畔的十二年月中,對山水的靜謐之美有至深的觀察與體會,努力創作水彩作品,一如梭眾羅的「湖濱散記」般洋溢著生命活力與光采。並且擅長勤練於水中創作水彩作品,一如梭眾的「湖濱散記」般洋溢著生命活力與光采。並且擅長於水倒影的技法,藉著水中倒影把水面世界呈現得更明亮、晶透,讓人覺得那水是有生命的。

 

 

四、 述說明潭:
把四十多年來日月潭景物,點點滴滴入畫,主要訴求的重點,亦是一種鄉情愛,件件作品述說歲月的痕跡。並且用一種回顧舊歲月的情懷,把地方人文繪寫進我的水彩作品中,讓人回味、讓人追懷,並且表達個人對有情人世的一種深情,對有情人世的一種深情、鄉土之情、故鄉之戀、土地之愛、故鄉之戀,是一種寧靜的世界;

更是一種深情的世界,進而使日月潭獲得另一種新的面目、新的與愛,件件作品述說歲月的痕跡。並且用一種回顧舊歲月的情懷,把地方人文繪寫進我的水彩作品中,讓人回味、讓人追懷,並且表達個人對有情人世的一種深情、鄉土之情、土地之愛、故鄉之戀,是一種寧靜的世界,更是一種深情的世界,進而使日月潭獲得另一種新的面目、新的生命。

 


五、 結語:
歷代歷年來許多文人、雅士,歌頌、欣賞、讚嘆美日月潭的湖光山色之美者文人、雅士,歌頌、欣賞、讚嘆日月潭的湖光山色之美無數,但正如詩仙李白讚嘆古蹟黃鶴樓一樣。云「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之慨,讓以後有更多愛吟頌日月潭的創作者繼續畫下去,直至永遠、永遠。

 

                          2003年6月8日 黃義永 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