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畫理念

花鳥畫應該是東方精神文化的呈現,“好鳥枝頭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是東方人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的基本觀念,從大自然中可以寄託心靈和汲取精神糧食。西方雖然沒有花鳥畫,但是對待花鳥的熱切心意,東方西方幾無分別。在歐美國家,愈是富裕的社區,蒔花種草,設架餵鳥的情況愈盛。他們試圖把大自然融入生活中,提昇生活品味和層級的意念,與東方並無兩樣。顯然東西方的人們都喜愛花鳥。而花鳥的純淨優美、千型百態及花朵沁人的芬芳,引人入勝﹔畫好花鳥畫遂成為我個人的職志。

至於我所以選用絹本和膠彩是因為絹布本身的密緻,高貴和半透明的質感,會給作品添加典雅、神秘精緻的氣質。膠彩雖然上彩的程序和層次繁複,但是晶瑩、璀璨、鮮麗、優雅的色彩更能貼切地表現花鳥畫中躍動的幸福生命氛圍。

世界逐漸富裕起來,人們對精緻生活品味的需求更為殷切,我期盼能創作令觀閱者感受到其中的如詩意涵、和平、寧靜和喜悅、值得一看再看的精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