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自我介紹

各位先生各位小姐

暑假裡大家不辭辛勞齊聚一堂,要來共同研討膠彩絹畫,這種進取的企圖心,令人欽佩,在此先向大家表示敬意。將近四十年前,雖然曾在國中擔任過教職講過課,但是像現在面對著這麼多的成年人講話,可算是我的第一次,心裡很緊張,不知道要怎麼做才不會辜負大家的期待。由於各位來自不同的行業和階層,所受的繪畫訓練及使用膠彩的經驗程度都不一樣。假如我解說詳細一點,有人會覺得囉唆無聊,說的簡略一些,也許有人會覺得不知所云。為了減少這方面的困擾,我想多瞭解諸位先生小姐有關繪畫方面的學經歷、興趣、嗜好,研習動機、志向、抱負和希望,老師怎麼做等等,另一方面也讓同學之間互相了解,增進情誼。等大家介紹完了,接著換我來向大家報告自己的簡歷,和為什麼會走入膠彩絹畫這條路。

我出生在南投縣魚池鄉東光村,距離日月潭不到五公里的山中小村。曾祖父時代到此開墾,但不幸被原住民獵去人頭,直到日據時代才到番社認領頭骨回來。從小我就喜歡畫畫,國小時只要看到桌面刻痕最多,一定是我的座位。初中時美術老師蕭木桂先生給我的美術成績是10分(滿分)另加口頭的兩包糖。初中畢業,家貧無力升學,便去踩三輪貨車配送雜貨。後來考上電力公司的養成技工,到霧社大壩工程處當地質鑽探工。主管總工程師看到我下班後不像一般工人,只知吃喝賭錢玩樂,仍在看書進修,就主動到我家向家母遊說,讓我繼續升學。於是得以回家自修,半年後終於考上台中師範。當時我的老師是林之助老師,他給的美術成績特好,更堅定了我上師大美術系的決心。師範二三年級時美術課為選修課,我卻選了英文組。錯誤的選擇,錯過了跟一代宗師學習膠彩的機會。

許深州老師在師大時,窮學生負擔不起油畫費用,只好多畫水彩,工筆畫等項目,這大概是後來水彩畫畫的比較好,對工筆畫感興趣的原因吧!民國六十年考入大同公司接受工業設計訓練,成為工業設計師。民國六十九年創設全國第一家產品設計公司兼模型工廠。當初創業的動機是想改善經濟情況,然後才有餘力作畫。經營公司十年之後,經濟是改善了,但是發現作畫的夢想卻更加遙遠。經與家人溝通後,毅然決然把公司股權賣給員工,棄商從畫,重拾畫筆。最初半年沈浸在自己該畫何種畫的思緒裡,勤跑國內外的畫廊及美術館,找尋今後的方向。很幸運地在一次膠彩畫大師級的聯展中,看到林之助老師及許深州老師的膠彩絹本畫,給我很大的震撼!知道自己找到了方向。

首先立刻去找林之助老師,可惜他已經長住美國,一年只回台兩三個月。接著毛遂自薦去拜訪許深州老師。為了讓老師瞭解我的程度,專程攜帶一些學生時期的工筆畫習作給他看。竟然獲得他的特准,願意給我個別指導。於是隔天早上就開始每天早上六點從松山到桃園,下午五點放學回家的快樂學生通勤生活。但是經過一個月,許老師就叫我不用去了,他說已經把他知道的東西全部傳給我了。另外他給了我一隻牛背鷺,好讓我養它,觀察它,以便探求鳥性。

好不容易等到林之助老師回台灣,就先打電話預約拜訪時間,雖然經過三十年的歲月,林老師卻說還記得我的名字,並且允諾給我一個小時的造訪。於是依約於午後一點到老師在台中市的家,同時攜帶三幅膠彩畫作品請他指點。沒想到我們相談甚歡,所以時間過的飛快,我告辭時已經是傍晚6點了。當天老師給了我一個大禮物:他主動推薦我加入台灣省膠彩畫協會,推薦入會的理由是:我是他的學生。爾後每年他回台時,我就名正言順地請他指導那一年的作品,從他的指點中讓我學到很多。

膠彩絹畫的特色

我自己從喜愛膠彩絹本畫進而努力學習它,親近它,再進而努力加以創作,並研究和尋求它的發展可能性,漸漸地它已經成為我生命的寄託,也成為無悔的喜愛者。這樣的演變,我想是從膠彩絹本畫引人入勝開始的。

一、 精緻

一九九0年第一次在畫廊看到大師聯展的膠彩絹本畫原作,它們給了我很大的震撼!那種精緻的感覺是如何被創造出來的?從此我踏上追尋之路。
精緻的含意是什麼?從作品的形式層面而言,它的意思是“細膩工整”,一點也不草率,而高貴的畫材則展現出細密、晶瑩、璀璨。在色彩上則增生鮮明和清麗。從心靈的感受而言,那清雅、絢麗、如詩如夢的畫面,涵醞豐富而神秘的內容,一花一鳥或一片葉子,都賦有無窮的變化。即使是那僅有的些許留白,也濃縮著廣大的想像空間,讓人可以細細品味背後品質的豐美甘醇。我們都知道文化精神生活是吃飽飯以後的事,在富裕的社會裡,人們才有時間和能力去體會和創造精神層面的東西。所以精緻化應該是富裕生活的指標。膠彩絹本畫是製作手續繁複、曠日費時的產物,在功利主義和速食時代裡,本來很難生存,所幸現在是太平盛世,多元的社會提供了無限的機會。

二、 歷史久遠,但是素材、技法、內涵日新月異,一直在進步中

一般人的印象中都以為西方的油畫比膠彩絹本畫更具持久性,和容易保存;事實上油畫大約在15世紀以後才開始廣泛被應用。而這些早期油畫,能流傳下來的大多面目全非。更近期的李梅樹大師的油畫未足百年,顏色已經褪的極利害,就是明證。反觀中國漢墓馬王堆出土的帛畫,歷經一千七百年,至今色彩鮮麗。因此我們可以相信,膠彩絹本畫的持久性是值的信賴的。

數年前“納莉颱風”侵襲台北市時,市區許多地下室淹水,位於忠孝東路一段一個地下室的敦煌藝術中心,大量的油畫及水墨藏品都泡湯,損失慘重。但是其中有兩幅陳定洋老師的膠彩絹本畫,清洗之後依然完好。究其原因是我們所使用的膠,時間愈久愈堅硬,不再溶於水的緣故。現在大家使用的膠仍然是動物性膠,但是已經改良,不再產生腐臭味,畫面也不再有龜裂的疑慮。其他如新岩、合成等顏料,在持久性上也都有長足的進步。色澤也更多樣更鮮麗。在技法用具上如噴筆、留白膠、不黏膠帶等的使用,及內涵上更是隨時代的腳步無限制地發展著。

三、 具有台灣的本土性

膠彩絹本畫在前輩畫家辛勤的培育之下,已經擺脫中國和日本的牽絆,走出自己的路。
大約在十四年前,台灣和法國奧賽美術館進行繪畫作品交換展,法國館方派人前來台灣選件,結果看中的是我們的膠彩畫作品。李鴻禧教授大家都知道他是法學泰斗,但是很少人知道他在音樂及美術方面的閱歷和深入的研究。他認為膠彩畫最有本土性,台灣美術界若想和西方平起平坐,唯一的途徑是發展膠彩畫,而膠彩絹本畫正是膠彩畫中的要角,其重要性非比尋常。

四、 有別於傳統中國工筆畫

大學時期學過傳統工筆畫,但是總覺得它缺少點什麼,畫它無法讓自己感到滿足。有一次聽人說“水彩是油畫的初稿,而傳統工筆畫則是膠彩絹畫的初稿”,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工筆畫欠缺的是什麼。其實現在的工筆畫也在不斷地尋求改進中。在展覽會場上不難發現工筆畫大多已經採用膠彩的礦物顏料。一般工筆畫對於背景都是純留白,但是現在的畫家已經注意到這個問題,尋求達到更高意境。也可以看出工筆畫正在演變成為膠彩畫種。

本篇文章出自:膠彩絹畫技法 (花鳥篇) 教學演講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