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自我介紹

民國53年我考入台灣師範大學藝術系(現在的美術系)就讀。當時的系主任是黃君璧老師,國畫的教授有溥心畬老師、吳詠香老師、孫多慈老師、林玉山老師、張德文老師及現在仍然健在的梁秀中老師。黃君璧老師以水墨山水聞名,教我們水墨畫,他是由工筆畫轉入寫意,但是工筆畫畫得很好,他是當時中國畫嶺南派的宗師。

溥心畬老師是國畫北派宗師,精於工筆山水、花鳥、仕女畫、詩文。當時他在國際聲譽地位遠勝張大千先生。

孫多慈老師是徐悲鴻先生的得意門生,教我們素描,但我最喜歡她的水墨白描觀音。

林玉山老師教我們鉛筆寫生、工筆畫、沒骨畫。他的寫生能力超強、速度快、線條精準無比。

吳詠香老師擅長工筆、沒骨及寫意花鳥。

張德文老師給我們臨摹很多他自己的工筆畫稿,也給我們他臨摹自黃君璧老師的工筆畫稿。

梁秀中老師來自繪畫世家梁氏三兄弟,專長是工筆仕女及翎毛。

此外我有個同學在課餘到喩仲林老師畫室學工筆花鳥畫,我常向他借喩仲林老師的畫稿來臨摹。

現在回想起來我除了要感謝這麼多的好老師,而且要非常感謝中國共產黨,因為它們把這麼多的好老師同時送到台灣來!我們是當代多麼幸運的學生啊!從以上多位老師的影響下,大學四年下來我漸漸對工筆畫情有獨鍾。

畢業後陰錯陽差,迷迷糊糊走入工業設計園地,認真工作了二十年。

有一天,突然驚覺我仍不能忘情於我的最愛—繪畫。於是回到原點,重拾畫筆。有一次參觀五位膠彩畫大師的聯展,我第一次看到林之助老師和許深州老師的畫作,那柔美、優雅、神秘又夢幻的畫面,震撼了我,也迷住了我。當下決定要投入其門下,從頭學習。幸運再度降臨我的身上,當時兩位七十多歲的老師都不再收學生,竟然都肯收我,教導指點我這個老學生,我被這兩位老師感動,絹本膠彩畫遂成為我終身願意為它奉獻的目標。

以前在成功嶺接受預備軍官訓練,起床摺疊棉被常因速度最慢而被罰。現在則因為自己作畫速度太慢,沒有時間收學生“承傳”,實踐對老師的承諾而感到愧疚。因此安遠公司要求兩次開絹本膠彩畫暑期班,我都馬上答應來授課,期望這樣做可以償還一些對老師許下“承傳”的承諾。所以今天能夠有機會和諸位同學共同來探討“絹本膠彩畫技法”,感到很高興,心情也變輕鬆。

大家都知道使用絹布來作畫,除材料費用較高,作畫過程又耗工費時,在現代的學校體制內要推展這個畫種,真的困難重重。在日本,大型的日本畫展覽已經看不到使用絹布的作品,只有在一般的畫廊才可以看到。上個月在中正紀念堂展出的“海峽兩岸工筆畫展”,邀我主持一個座談會,發現我們台灣方面的作品,竟然有將近四成是絹本畫;現在加上我們這一班同學,不怕艱難,不畏溽暑,不怕颱風,齊聚一堂,一起來探索這門知識,我感到無比的振奮,誠然是吾道不孤。如果我們把暑期班額滿眾多沒有報上名的人,以及想學而不知道向誰學的諸多絹本的愛好者也算是一種態勢的話,絹本膠彩畫,將來的發展性是潛力無窮盡的。

以往只知道埋頭作畫,不知外面的情勢,以為絹本膠彩畫只是一個勢萎沒落的畫種。現在則發現前景大有可為,足夠大家好好的發揮。

本篇文章出自:2011年膠彩畫進階班自我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