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個展文章

第二次畫展畫冊序-林之助

文: 林之助
1997.12

七年前,我破例重收的學生蘇服務,如今將舉辦第二次展覽了。我們在他的首展及多次全省膠彩畫聯展中,都已見過他卓越的表現,這次個展對他的膠彩畫生涯而言,更具重要的指標意義,我們不僅有機會欣賞他四年來努力的成果,還能從量與質來測度他爬升的衝力與速度。

他是師大藝術系五七級的畢業生,受過嚴格的學院訓練,在學時即有出色的表現,其後又投入工業設計二十年,對形色的排演十分精到,加上對美感的敏銳稟賦,使他的作品兼具優異的構圖與色感,而膠彩的技術上,虛心聰敏的他,能舉一反三,觸類旁通或另闢蹊徑,吸收與權變之力超強,我們可以很明顯看見他只經數年磨練,便能運用裕如的高度技巧。更可貴的是,除了在視覺上的燦麗不俗,還能營造出如詩般溫婉雅緻的靈性。

蘇服務四年來客居蒙特婁市,那兒有個世界第二大的植物園,無數的奇花異卉,由春天到秋天爭妍鬥豔,即使冰天雪地的冬季,在宏偉的溫室裡,仍然百花盛開,還有一座江南庭園,名「夢湖園¬¬」,正是他最喜愛的地方,這位用功的老學生,經常帶著紙筆相機,偕妻在此流連,尋找作畫的題材與靈感,觀察花鳥生態,再現宋人實事求是的寫生精神,無怪乎翎毛花卉都能栩栩如生,氣韻生動,而且越來越好,層次的處理更老到,質感的表現更傳神,而色調的掌握也更成熟了。

能如此用功,源自他精力充沛,耐力過人的體能,與意志堅定,處事積極的個性,也許還有些跟時間暗中較勁,想爭取、追回一點旁鶩三十年珍貴歲月的意思,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基於他對花鳥的鍾情與對藝術的熱愛。

這個成長於台灣南投鄉間,心靈上受明山秀水哺育孕養的孩子,那裡的一花一禽都是他生命中最深層的珍藏,最完美的記憶。今天他縱情於山水林泉、花間田野,就如同嬰兒眷戀母親的心跳脈動,那麼天經地義、理所當然。若有人問:「為什麼選擇花鳥為主要題材?」 他會回說:「唯有這樣,我的生命才能真正滿足、愜意。」那是他對生命自我完成的一種形式,一種近乎宗教狂熱與虔誠的儀軌。在這哩,我們可以體會他那種根植於大地土壤的單純性格,與赤子的浪漫情懷。從他的藝術背景與樸實性格這兩個角度切入,去欣賞他的作品,當更能感受作品背後創作者內心燃燒的熱力,和對藝術追求的堅持。

膠彩畫界,甚至整個畫壇,需要更多像蘇服務這樣天賦異秉,努力用功,又認定唯有繪畫這條路,才能找到生命意義的人,來為藝術的大冶爐添柴旺火。期盼他繼續加油,日有進境,不斷自我超越,以膠彩探求人類更高的精神價值,也為膠彩注入一股活力,開創一片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