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個展文章

蘇服務台灣花鳥膠彩畫首展-林之助

文:林之助
1993.12

與林之助老師與師母合照蘇服務,這位當年就讀台灣師範時,班上畫得最好的學生,在三十多年之後,重來敲門,希望再續師生之緣。印象中雄姿英發的少年,如今也已五十出頭了。歷經漫長歲月的奮鬥,事業有成,終得衣食無缺,卻毅然放棄豐隆的收入與地位,重拾畫筆,只為了留些時間給自己,做內心真正想做的事。

本人年事已高,早就不收學生了。可是面對這位在人生的旅途上,繞了一大圈,回頭想變換跑道,重新出發的老學生:這位勇氣十足,精力充沛,堅定執著的尋夢人:這位帶著鄉土氣息,赤子之心,謙虛誠摯的求道者:這位曾在師大美術系,接受各種繪畫訓練,並有優異表現(曾獲系展及畢業展水彩類第一名),現在卻選擇膠彩世界的畫壇新兵,怎麼能拒絕呢?暢談四小時,心中升起無限的感慨,無限的安慰和欣喜。

「以膠敷彩」這種起源於漢前,在唐、宋曾大放異彩的畫種,由於宋後重墨輕彩的結果,中土畫壇逐漸為水墨所取代。而外傳日本的膠彩畫法,卻在那裡生根發展。等到這種流落海外的國粹,由於歷史的因緣,再回傳台灣時,已經被誤認為是「外邦文化」了。在那段漫長的低迷歲月裡,幸賴熱愛此種鮮麗璀璨,溫婉雅致風格的畫家們,努力不懈,苦心傳承,終能延續其火種,並逐漸獲得認同與關注。但是,若要將此淵源流長的藝術精華,得到更進一步的發揚光大,還需注入更多的繪畫菁英,共同奮鬥,一起切磋,一起競爭,使得陣容更為堅強壯盛。

由於對後起之秀的重視,蘇服務一開始所展現的爆發力,便令人印象深刻。他很快的掌握要領,全心投入,埋頭苦畫,作品一件一件出爐,迅速卻不草率,而且進步可觀,近兩屆全省膠彩畫聯展,均有佳作參加,至今已累積三十餘幅,其耐力恐怕連年輕人都要自嘆不如。

膠彩畫在用膠用色的工程上,較為繁複難學,需要長時間的實驗、磨練和探索,才能運用自如。觀其作品在敷色技巧上或有未臻爐火純青之處,但氣氛的營造確有其獨到之處,如詩的性靈境界頗能扣人心弦。短短三年內,即有今日之功力,已屬難能可貴,只需稍假時日,必能日益純熟老到。另外,大家必已注意到他優異的色感和構圖經營能力,這種來自先天稟賦,乘以學院嚴格的基礎訓練,所自然散發出來的卓越特質,將是他未來展現實力和個人風格的重要資源。期望他能發揮深厚的美學素養和新穎的繪畫觀念,再適時擷取浸淫工業設計二十年的造型歷練和表現技巧,不斷為作品創造新的活力,開拓新的領域。

很高興有這麼一個深具潛力的人,與我們同行,他會是大家可敬的朋友,也將是可畏的競爭對手。他雖然遲到、起步稍晚,仍舊大有可為。希望他善自珍攝,創作之路還很長。隨著精品不斷的出現,他將受到更大的肯定,贏得更多的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