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之美

 

美,專注,誠心

─陳光明的人體之美美學

 

◎ 前言:我大成國中的藝文老師們

 
 

  時間回溯到 1980 年初的夏日午後,筆者當時就讀於埔里鎮大成國中,窗外陣陣的蟬鳴催人欲眠,窗內積極升學的同學們早已因過多的考試課程而略顯疲態。但平時精力充沛,過動活潑而「不以升學為導向」的鄰班,竟一反常態的在自習課時安靜無聲,每個人都端坐在位子上以正確的執筆方式,一筆一劃的寫著規矩的楷書,全班藉著寫書法來「去熱解暑,冷靜情緒」,如此另類的「溫柔學習法」,正是此班導師陳光明先生的點子。

  當時本校幸運的擁有多位傑出的藝文教師,其中包括了全才畫 家梁坤明 老師和文采豐富的 王灝 老師,以及擁有文史考古內涵的 簡史朗 老師,還有一位就是不為升學主義左右,盡心履行美教職責的 陳光明 老師等人。而其中 陳 老師是唯一純粹講述美術課程的教師,當時他在課堂上努力講解瓶花構圖的身影,至今仍然深深印在我的心中。

  近兩年我回到故鄉,再次見到了這些師長們,也見到了他們長年來對故鄉真情的付出,以及在各自藝文領域中的傑出表現,實叫人佩服不已。近期因緣於展覽之故,驚見了 陳光明 老師的油畫佳作,不只想起了我青春時期的藝 文 老師們,同時也以 陳 老師的創作為主題,寫下這篇報導。

 

◎ 陳光明 老師簡介

 
 

  陳光明老師是南投名間人,畢業於國立藝專及台灣師大美術系,榮獲過全國學生美展大專西畫第一名。也入選過省展、北市展,至今個展五次。他任教大成國中二十餘年,退休後全力在美術創作上衝刺。陳老師的妻子戴秀娥老師,則是在背後無悔付出,讓陳老師得以專心創作的推手。兩人不只是南投縣美術界傑出的夫妻檔,遷居埔里後,更攜手培育了無數埔里子弟,是埔里美術教育界不可或缺的功臣。

  今年六至八月中旬,陳老師首次完整公開其十年來潛心創作的人體油畫作品。在南投縣文化局及埔里鯉魚潭藝文廣場展開「人體之美、生命之歌」的巡迴展,本展覽吸引了各界目光,並博得藝文界高度的讚賞。筆者在推崇其創作成就之餘,也嚐試為陳老師的創作做一評介。

 

◎ 專執追求,十年有成

 
 

  為什麼會以人體為創作研究主題 ? 陳老師表示 : 「捨棄外表的虛飾,裸體更能直接地呈現人的生命之美。」人物原本即為他最喜歡探索的題材,所以,早在藝專時期,寒暑假皆留校勤畫人體,而師大美術系時期的人體作品,也在延續多年後還重新翻整,甚至不斷加以演繹。十年前因王輝煌、蔡玲代老師夫婦邀約,組成了「了無罣礙人體畫會」,每週定時與畫友們共聚研究人體繪畫,自此開啟了陳光明老師十年來專執以人體題材來探索生命之美的創作旅程。

  當我們觀視這次展覽中的作品,可以發現陳老師在創作時的感情是激切的,但用色卻又是經過多次試煉而極度精緻的,色彩瑰麗但少有高彩度的直接使用(不管是大面積的基調或小細節的色彩轉折,陳老師都習慣在畫布上調色後才能定調),大量的互補色點繪恰到好處,且冷暖色調交融。常使用對比手法來將人體主題與幻想式的背景作微妙的過渡。變化多端的筆觸蘊藏著典雅的節奏,人體量感時而沉厚時而飄逸,時而寫實時而抽離。好像希神話畫中太陽神阿波羅(象徵理性)與酒神戴奧尼索斯(象徵感性)無止盡的纏鬥一般。但綜觀整體畫作,在熱切的情緒與深沉思考交互的運籌帷幄之下,理性與感性皆達到了一種巧妙地平衡。

  尤其令人感動的是,因為十年的創作期,無形中也紀錄下模特兒由金色的青春時光,到了懷孕初期藉動作眼神來透露對小生命的期待,以及近臨盆時又憂又喜的母愛真情。觀者至此已無須任何言語,欣慰於我們已能從學院的石膏像 ( 西方人建構的美感準則 ) 中抽離,而在陳老師的人體之美中找回了我們對自己身體的「美的自信」。因為,在這些青春不朽或母性流露等充滿生命氣息的人體作品裡,我們已經找到屬於自己的阿芙洛黛特,我們自己的維納斯。

 

◎ 創作理念

 
 

  要對陳光明老師的作品有進一步深刻的理解,必須了解他在創作時的主張及內在的動力,我的分析如下 :

(一)感覺的追求 : 「感覺」是 陳 老師創作初始,落筆前最需盈蓄飽滿的關鍵。 戴秀娥 老師提及 : 「每當模特兒擺好姿勢,『了無罣礙』畫會的朋友們已聚精會神的投入繪畫時, 陳 老師總無法像大家一樣擺定畫架就畫,非得要東走西瞧,熬了一段時間才畫。」 陳 老師則解釋:「這並非我搞怪,而是不管面對風景或人體,我一定要透過觀察,跟這些對象有了溝通,有了飽滿的『感覺』之後,才能大刀闊斧的下筆。」詩人畫家王灝也對 陳 老師的繪畫下過如此定義─「完全取決於主題是否給他感動,以及形色對他是否具吸引力,主題的整體意象若形成一股強烈的氣勢,哪麼這種最初的感動,便是他作品內在的生命。」

(二)實與虛的抗衡 : 因幼時成長環境之故, 陳 老師的心緒中常延續著一種「 虛」與「實」的矛盾,諸如 : 快樂與痛苦、陰與陽、現實與非現實的糾結纏繞 … 等現象。但他卻認為這樣的衝擊可以產生生命力,反而更放任這種矛盾在他的創作中發酵。我個人則認為,這樣的創作其實能呈現出一種讓觀者深沉思考的超現實意境,畫面也能藉這樣的組合而產一連串具強烈生命力的新意象。

 
 

(三)音樂性的架構 : 在我就讀國中時, 陳 老師不只是學校的美術老師,還身兼樂隊指導教師。當時的他勤讀了大量包括作曲、和聲學、對位學等屬於音樂曲式的書藉,並吸收大量相關知識,更寫下了包含合唱的、配樂的作品。這些作品當時不一定成熟,但這些音樂上的歷練卻一直延續到現今的繪畫創作中。其運用上包含了低音和弦在音樂裡的地位,也包括主旋律的架構,最高音的裝飾性以及中間部的中間色調、四部合奏或四部合唱的原理等等,都是他用來安排整張畫面構圖中線條走勢、面與面、點與點的對照原理。我們發現在西洋美術史上,康定斯基 (Wassily Kandinsky) 、蒙德里安 (Piet Mondrian) 、夏卡爾 (Marc Chagall) 都曾運用過如此以音樂原理創作繪畫的先例。尤有甚者,克利 (Paul Klee) 更以複雜的巴洛克「賦格」曲式為創作主題,可見音樂在藝術家的心靈中是可以激起極大的創作動能的。

另外,由於對音樂的敏感性,陳老師還透露「北管」音樂對他也有極強烈的影響。一般人對北管音樂一直是喜慶、吉祥、熱鬧的感受,但陳老師卻說他自幼一聽到北管聲樂,心中必湧出強烈的辛酸感,這種北方困苦生活環境所產生的音調,總讓他覺得有一種悲壯撕裂的情緒,如孟克( Edvard Munch )的「吶喊」一般,這種聲音伴隨著他的成長,至今仍在其中心縈繞不息。現今每當陳老師要進入創作狀態時,這樣的聲音仍會出現其耳際,牽引著他的心思與動作。我認為這些如戰鬥般拉扯的心緒,也是使其畫面充滿戲劇性張力的因素之一。

 
 

(四)書法線條的錘鍊 : 眾所周知, 陳 老師是一個畫家、音樂工作者,但是大概很少有人知道他 也是一個熱愛書法的畫家 ,行書功力相當醇厚。由於喜愛毛筆的筆觸,數十年如一日的鍛鍊書寫而從不間斷,他認為運筆動作與書法的線條本身,即是創作者的肢體語言。這些每日鍛鍊的線條,都會自然而然的帶到油畫創作中去。經過這個提點,我們再觀視 陳 老師的作品畫面時,不管風景或人體,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這樣的表現。

(五)有「厚度」的薄塗法 : 早期由於受到日本轉介間接傳入台灣的泛印象主義與野獸派畫風影響,一般人對油畫的定義還是以顏料厚塗的概念居多。但 陳 老師則堅持以「薄塗」的方法來創作,尤其是當他 1995 年尋訪過歐西二十六個美術館後,更確定了這樣的信念。因為他發現西方大師在油畫創作上薄塗的比例很高,甚他在高更( Paul Gauguin )的畫中,平塗油彩底下都還可以看到畫布紋路。所以,雖用「薄塗」法來創作,但用「內涵」與「緊湊的畫面節奏」來增加油畫的「厚度」,是他的一貫主張。

(六)進出現代與古典之間 : 在這次的展出畫作中,可見其中仍包含了數件以純粹古典原則創作的作品。 陳 老師表示,當創作外放到一個程度,還是必須回到古典之間,那是一種沉潛,一種整理,也是一種蓄積能量再出發的模式。如此一再的收放循環,也是其能持續走出創作新里程的秘訣。

 

◎未來創作的方向

 
 

  陳光明老師認為,一個畫者過了五十歲,如不積極的尋找出切合自身生命美學的創作方向,還不清楚如何表達自己對美的感覺,那就是在「浪費生命」。藝術不能走回頭路,只能一直創作下去,但仍要隨時鍛鍊基礎功,認真生活,放開心靈對現代藝術展開觸覺,因各類型藝術皆有營養可以汲取,皆有思索的必要。我們看到西方藝術大師如孟克( Edvard Munch )在「青春期」畫中表現少女心中幽微而多愁善感的心緒,巴爾蒂斯( Balthus )透過少女人體表現出懷春自憐、如夢幻影的微妙心理,以及莫迪格里阿尼( Amedeo Modigliani )簡潔富詩意的女性人體,還有克林姆( Gustav Klimt )及席勒( Egon Schiele )或裝飾或具表現主義一般描繪生命哲學的人體畫作,都是陳老師深深取法的對象。這些作品的外貌風格雖不相同,但藉人體追求生命意義的創作美學觀卻是相通的。

  東方的畫者較晚熟,但因生命經驗的累積,五六十歲後的作品往往更自在,更能大鳴大放,延續性更長。陳老師期望自己能像大師提香( Titian )一樣八十歲後的作品氣勢仍宏偉,刻劃仍精微,他認為這才是畫者永遠的堅持。

  對於未來的創作方向,除油畫之外,陳老師也將以水彩、粉彩 … . 等各種媒材來嘗試速寫型的創作,並打算將早期明潭畫作重新整理。同時,在人體主題持續的探索中,也要將自己多年打太極拳的外在肢體形象及內在心得作為新的創作主題。這些新的實驗計畫,都是為了探尋新的可能性並避免習慣性的重覆自己。訪談中望著陳老師雙眉間堅定的刻痕,彷彿訴說著他對創作的堅持及勇於蛻變的膽識,叫人不由得擊掌喝采起來。(本文作者為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國立勤益技術學院兼任講師,藝術工作者)

文•王庭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