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領航員

文:林耀堂

(本文刊登於1992年9月幼獅少年。林耀堂:輔仁大學、實踐大學講師)

 

訪問王昌淳老師 

算看看,我們從幼稚園開始,經過國小到國中時期,曾經歷過多少位老師的指導?有些教過我們的老師會讓人永遠記得,有些老師我們會忘記。現在,我們仍然在求學的階段,生活週遭仍有許多老師在陪伴著我們成長,可是,你想過嗎?也許我們之間的某些人,說不定在過幾年,也會去當老師呢!這次我們介紹一位老師,她就是因為永久感念自己讀國中、高中時,受到老師的鼓舞而走上老師這條路的人。

  

尋找愛畫畫的人

王昌淳老師是埔里鎮宏仁國中的美術老師,從民國六十一年開始擔任教職,到今年正好滿二十年。像一般的美術老師一樣,王老師也畫得一手好畫,她也開過畫展。他有家庭,像其他老師一樣,在下了班的時日裡,她也是一個盡職的家庭主婦。但唯一不同,那就是她無時無刻都在尋找。

 

王老師在二十年的教學生涯中,時常在尋找對繪畫有興趣的學生,將他們找來,在課外的時間,利用不甚完善的設備,在學校或家裡,給這些學生做義務的輔導。這麼多年了,她輔導過的學生,也有人因而走上繪畫這一行,這對於付出關懷與愛的王老師來說,是最大的安慰。

 

說起來,王昌淳老師引導對美術有興趣、肯學習的學生,二十年不曾停歇且無怨無悔的做,有一段她自己的經歷是最大的鼓動因素。

 

「我永遠記得他,我初中和高中時期的美術老師─蕭木桂先生,沒有他,不可能有今天的我,也不可能使我對藝術的追求如此的執著。」王老師這麼說。在那個年代裡,大家對兒童的美術教育並不重視,一般家庭更不可能讓小孩子課外再去學習繪畫,小學的時候,王昌淳老師最羨慕的,就是那些能夠被老師選上,將圖畫貼在教室後面的同學,但一直到小學畢業,他都沒有機會。

 

一直到進入初中時碰到蕭老師才有了改變。記憶中,蕭老師像大部分藝術家一樣,上課時很少講話,他總是將一張他自己的作品貼在黑板中間,要大家跟著他的話來模擬。那時候蕭老師會發出打完分數的作業,而他總是把最高分的作品放在最上面,初中時期的王昌淳老師,交出去的圖畫常常是班上的最高分,心中的得意雖然不好意思太表明,可是那種愉快是不太容易掩飾的。初中畢業,升上同一所中學高中部,高一的時候,有一張鉛筆素描「竹籃子」竟讓老師留下來,並拿到其他班級做教材,當時他高興得簡直無法形容。

 

有一天,蕭老師走到王昌淳老師的身旁,說:「女孩子學畫的很少,你畫得不錯,可以往這條路試試看。」當時聽了之後,他心中有幾分羞怯,也夾雜著幾分喜悅,卻沒有太在意。一直到高中畢業後,為了幫助不太富裕的家境,工作上卻老是高不成低不就的跌跌撞撞,有一次受了委屈躲在房裡哭了許久,蕭老師的這段話再次響起,她才又重新拾起書本,在十分灰暗的心境中離家參加補習,終於走進了國立藝專。到了藝專才發現,畫畫的女孩子竟然那麼多,她自己一點點的成就感因而消失了,只知道不努力畫會跟不上別人。

 

在藝術的路口,掛一盞燈

走出藝專的校門,王昌淳老師投入教育界,除了盡己之力對藝術工作繼續努力之外,他也不忘盡量去發掘那些值得鼓勵、應當可以走美術這條路的孩子。

 

對王昌淳老師來說,蕭老師是一盞不減的明燈,他的鼓勵讓她有男氣嘗試藝術這條路。而她所教過的學生也給了她相同回應的原動力。

 

有一位較蘇欣郁的女學生,國中時瘦弱的樣子,總讓人以為擔當不起大事;可是有一天,大風大雨的午後,王昌淳老師正想打電話,要那個學畫的同學不必到家裡來,卻見到撐著傘騎著腳踏車很辛苦走來的蘇欣郁,從這位同學的背後,王老師看到的是堅毅的學習態度和剛強的意志。

 

「我永遠對蕭老師心存感恩,我希望我也能像他一樣,引導後來的人成為有用的人才。」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