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凡塵的花仙子

文:王昌敏 2007年5月

 

記王昌淳老師的創作歷程

認識王昌淳老師的人都知道,她一直以來,每日養花蒔草,樂此不疲,她家中前院的小小院子之中,沿著牆垣邊上種有桂花、杜鵑、唐竹、楓樹、扁柏等,牆頭上更是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小盆栽,各色的花兒在不同的時令中綻放不輟,小小的陽台上,還有盆栽園藝專家黃老師所佈置的迷你造景呢!如果要我簡單的素描王昌淳老師的身影,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修剪花木,澆水除草的模樣了。

 

王昌淳老師家中的客廳及餐桌上,隨著季節的變化,經常擺放著,插著各式各色鮮花的瓶花,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是美玲(她的學生之一),每隔幾天便按時送來各種的鮮花,自由式的插放在瓶中的鮮花,常常令人驚艷不已,感覺到特別美麗好看,好友繡葉曾說:你二姐有「綠手指」,所以院子裡總是花木扶疏,我則開玩笑的說:她也有「花手指」,所以隨意插的瓶花也顯得特別生動。

 

陶淵明有一首詩,「採菊東籬下」(飲酒詩二十首其五)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從古至今憾動了多少的文人墨客,正是因為他真正的深深寄情於其中,日日生活於其中,怡怡然化意其中,這時候創作出的作品自是渾然天成,意寓深遠而流傳於千古了,優質的藝術文化,源自於作者的真性情,真正讓自己感動喜悅的情感,方能轉化成一幅美好的創作,觀賞王昌淳老師的花鳥畫作,我看到的是她在畫作中流露出的生命感動與深度的寄情。

 

王昌淳老師一開始以花鳥畫為創作的主軸,除了因緣於陳丹誠、黃昌惠、金勤伯、田嫚詩...等大師導引之外,終也明白了那天生孕育於體內的特別基因了,在藝專(現今的台藝大)奠下了深厚的基礎之後,回鄉任教的王昌淳老師開始了終其一生,為著藝術的追求而教不厭(任教於國中、高中、社大、個人畫室)、學不惓(進修師大美術系、師大美術研究所、成大台文研究所)。

 

在傳統臨摹的基礎上,王昌淳老師很快的就以師法自然的觀察寫生,為自己的畫作歷練,記得旱期寫生菊花,於是種菊花、看菊花、拍菊花、買菊花、寫菊花、、這樣歷經了二、三個月的肌理研究、轉化、再經過數回的寫意創作才算完成對菊花的研究,接著荷花、玫瑰、百合、牡丹、菜瓜、蔬果...等、雀鳥、、每一種花鳥莫不如是,逐一探索,直到後來王昌淳老師成了攝影高手、花卉專家也就不足為奇了,更別提那一大堆置於書架上的相關的植物花卉的套書了,有一次我看見她在短短時間內就創作了一張向日癸,在陽光下閃閃動人,十分訝異,只聽見王昌淳老師淡淡的說道:現在各種花卉只須觀察一會,多數便可隨「心」「手」意下筆創作,至此,花鳥寫意畫焉然成熟。

 

時間慢慢的堆疊, 豐富的畫作不斷的誕生,王昌淳老師開始參加多項美術協會的聯展、舉辦個展、加上媒體、雜誌的採訪報導、都不斷的把王昌淳老師推向百呎竿頭,聞名而來求教於門下的學生,絡繹不絕,而只要是有潛力、有心向學的學生她都誠心歡喜的給于指導,己經考上師大、台藝大、國北大、彰師大、文化、華梵、台南、嘉義、高師、四技、二專、、的不在少數,培育後進不遺餘力,還曾在社區大學教授成人推廣教育,現在還有許多喜愛繪畫的大人們,常常歡喜聚在王昌淳老師的畫室裡相互切磋,王昌淳老師亦師亦友的與大夥兒分享著藝術創作的喜悅。

 

近期王昌淳老師的創作領域不斷的擴展,油畫、水彩都有涉入,水墨則從花鳥畫擴及到人物、風景,創新的作品總是使人看了以後,眼晴為之一亮,創作者的多元視角及發展,往往是不可預期,也是最不可限量的,王昌淳老師未來可以到達怎樣的境界,怎可預知?更何況就一個畫家創作的年紀而言,王昌淳老師最精彩的創作歲月正要開始,在真正的興趣之下,為藝術創作及藝術教育投注了一生精力的王昌淳老師、在不斷的教學相長之下,紮實的功力與日俱增、漸入化境,更何況她心中有一份永遠不滅的,對藝術的奉獻和理想,使我們堅信她的繪畫(或許不止繪畫)在未來一定有無限的可能。